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跳過溫良恭檢讓

我跟老師小聊一下,我的意思大約如下:一開始你從旁聽跟游泳二選一,到現在主動跟我和她聯繫,我覺得故事還是現在進行式中,這段旅程是有意義的,但是你可能還得再耽擱一點時間才適合下車。

我知道自己聰慧,我絕不會接納平凡,我生命中所獲得的每一段穩定,大都經歷了相對的動與亂,當亂到了極致,物理定律中的穩定就產生了。我人生的種種命題,需要靠智商、創意或邏輯分析的都考不倒我。說感性,渾然天成不需矯情造作;論理性,每一個小問題我都可以用新聞普立茲獎的報導精神去研究。但超理性方面呢?如果先知都解出來了,那這人生有多乏味!

科學雖然取代了宗教,登上當代真理的代言地位,醫學挾科學之名想令天下的意圖鮮明,但天下豈是高傲的醫學所能一統。佛洛伊德跟容格是宗師,但理論中也有大錯特錯的論述。醫學與藥學到現在還是需要大量的人體實驗樣本數,資本主義從中仲介抽成,平衡何等恐怖,但這恐怖中的平衡,以微觀著,世界萬象之神秘與矛盾就在這盡信書與不如無書之間迸出N種可能性。

我出生時是約七個月左右的早產兒,好幾次差點掛掉,送到我養母家卻養得白白胖胖。22歲那年與隔年,我暈眩發作,嚴重到天旋地轉無法走路,醫院查不出原因只好丟到一個垃圾桶,叫做美尼爾症候群。30歲時,外科手術割掉我半個膀胱也救了我一命,但它解釋不出來稀有病例成因為何?2000年我乳房長了一大堆硬塊,割了一些去化驗,又是一次有驚無險。2003年我經常頭痛欲裂,最嚴重時寫不出字,醫生懷疑我得了腦瘤,結果虛驚一場。我情緒起伏的波幅很大,2006年一度被誤診為Bipolar III,吃了八個月的冤枉藥,到最後我自己翻盤,醫生也還我清白。去年透過顯影技術醫生開始追蹤我雙眼的病灶,但謙卑的醫生說最壞的下場是雙眼失明並且病因不明。以上的玄機,隱隱約約都指向一個共通性:stress。Leo的故事很精彩,而他媽媽絕對也不平淡。
 
我九歲就學會開支票跟算高利貸利息,非常的貧窮給我非凡的啟蒙:一是求知向上提升,一是不要被錢支配人生。

我國二下定決心大學非新聞系不讀,我已經認識了自己人格特質上的優點與弱點。

高二時離家出走兩次,解放跟自由徹底讓我覺悟我與兩個原鄉絕緣,我切斷我的根。

大一上學期我便遇到我老公,我誠心拒絕他,我說我是獨身主義者,我的家庭殘敗,我不嚮往愛情,但後來愛情變成我人生中最大的成就。
大三那年我母親中風,我的學業幾乎面臨中輟,那段困頓持續兩年。

二十六歲時,我意氣風發,當了報社小主管,總編輯對我說到政治組吧!我的資質不跑政治太可惜了。我卻說新聞自由之日尚遠,守門人的職責不能被意識型態玷污。我的EQ於是改變了我的人生路,我選擇當新聞逃兵。

我二十七歲初為人母,愛情加贈我一個天使,當年覺得人生已無憾。只是這天使太與眾不同,後來還成了我揮之不去的厲鬼。

經歷膀胱大手術後,醫生囑咐我一年內不宜懷孕,直到三十二歲那年,我滿懷欣喜迎接第二個小孩,結果這次不是天使,是個舉世無雙的小惡魔,我一家人被她弄到天翻地覆,還去做家庭治療。14年後她進入青春期卻與我相安無事。

三十六歲那年婚姻進入風暴期,淒風苦雨,罄竹難書。我走進診療間、諮商室,想過輕生、離婚,最後去上了34週的成長課,而後大徹大悟,身段越來越柔軟。

2000年到2008年之間,我身心斷斷續續出狀況,工作狂加上嚴重失眠,我身體常會拉警報,先生跟醫生不得不逼我退出工作舞台,八年內我這個老闆娘共三進三出。每出一次,都像退休,短則半年,長則一年。工作跟退休對我來說都是活在挑戰的叢林,我對生命的好奇與迷惑沒有斷過。

43歲那年,先生用不捨與不安的心情對我表白,他說他的好朋友都羨慕他有一位好老婆,並且誇讚我非常聰明賢慧,他覺得無比驕傲,但是小小一家設計公司卻把我綁了十幾年,他很內疚,我如果還想出國讀書,他一定成全我。我當下既想給他一拳,也想深深擁抱他,但我只是淡淡在心裡回了一聲:It's too late!

大腦的奧秘被精神醫學的傲慢跟精神藥學的分贓無情地呈現在DSM IV,我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才約略搞懂大腦circuit跟chemical的差異,才稍微能釐清disorder跟personality的分野,才會分辨什麼是物質依賴、藥物副作用、戒斷作用、過敏反應或者情緒上自己嚇自己…。這些知識跟經歷使我對大腦敬畏,對人謙卑,對醫病關係非常重視。

人到中年,十字架、原罪、宿命、前世、今生、大小科學…,我都玩膩了,也都玩不夠。愛情跟麵包我都非常投入,但我在人群中多麼曲高和寡我知道,我的靈魂多孤傲我也承認。舊識之間有社會性的框架束縛,醉時同交歡,醒後各分散,誰真的跟你中秋共光,所以我把盞淒然北望,這孤單也很正常。但是再正常的孤單,我畢竟是人,需要透透氣,轉換時空,從我的專注中抽離,修飾一下我工作狂的程度,收斂一下我多情敏感的氣質,減少我憂鬱的頻率或深度。我的工作年年有不同的挑戰,不只壓力很大,加班程度在趕case階段更是無法形容,我照理是沒時間上課,但是,基於調整與改變的動機,我願意為自己而嘗試。下週六、日兩天,我要去參加(也算玩)一個心理劇。我,對生命的探索,越玩越輕盈。

我夠灑脫,但容我這樣結尾:Say something for feedback! It's your turn now! I am all ears!

carolin 2009.0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