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非常斯洛伐克之遇

 我先是在哲學系開會,坐在我身旁的是國內哲學領域的知名學者L教授,幾年前他自台大退休,目前是D大學哲學系客座教授,專精於邏輯、科學哲學,雖然L老師已經七十歲,但助教跟我說他是系上學生既尊敬又喜歡的老師,可謂是D大學哲學系之寶。會議中場休息時間,我與大師聊了半個多小時,互有分享,十分溫馨難忘。後來在會議中我臨時建議了幾個向L教授挖寶的企畫方案,算是我向大師致意。

 會議結束後,我臨走前想跟哲學系M主任禮貌性地打聲招呼,助教說主任人在隔壁的社會系,於是帶我過去,M主任見到我,立即介紹我認識在座的社會系C主任與其他老師,隨即說他有事要忙,就這樣把座位讓給我,因盛情難卻,我無意間成了社會系意外的訪客。

今天是D大學校慶,各系下午時段有各別的活動,社會系會議室裡有茶有酒,氣氛有別於哲學系,在座的學者們熱情邀我加入他們的聚會,我當下回應了一首古詩答禮,就這樣,他們不放我走,我也欣然留下。

C主任跟我解釋為何桌上有酒,原來這好酒是日籍客座教授S先生從斯洛伐克帶來的,S教授人就坐在我斜對面,他是東京大學社會學博士,學術專長在中東歐勞動與管理社會學的研究,尤其著重於斯洛伐克。他的年齡應該跟哲學L教授相近,但氣質截然不同,他熱情如火,健談風趣,一會高歌,一會擺動舞步,非常斯洛伐克。

因為在座只有我是神秘客,大夥對我非常好奇,我不得不入境隨俗陪大家玩一點相見歡的遊戲。接著,我見識到S教授這位貴賓把熱絡與幽默灑滿整個會議室,而酒精真是騷動人心的威而剛,滿室笑聲連連,有位女老師的臉頰紅通通,那微醺盡是盈盈的笑意。S教授的英文講得非常好,我多少受你感召,也為了省去別人翻譯的麻煩,集體互動時我儘可能用英文表達,這種機會對我而言,既難得又難忘。

S教授再次跟我握手,並在我手上親了一下,表示很高興認識我,接著說要教我跳斯洛伐克的舞蹈,因為初次見面加上又是外國人,我自然是婉拒了。他說那改天準備了音樂,再教大家跳舞,他邊說邊跳起獨舞,大家再次還以熱烈掌聲。

我跟剛認識的一群學者浸溺在笑聲、歌聲與兩兩捉對交流的談笑聲中,多少讓我會感慨今夕是何夕。但另一方面,確實有人言多了,有人追酒了,笑聲也越來越不浪漫了。溪雲初起日沈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當下是酒意加速樓城之上、風雨之間遷動了景色,心情也蘊釀翻轉,概然、蕭然、凜然、颯然、忘然…,我不禁自心底打了個寒顫,並開始沈默。

C主任身旁的P老師酒後吐了另一種真情,他開始講中文並請大家幫他翻譯,他的情緒湧起了潮水,張主任跟我稍微解釋一下,這些翻攪的符號包括日本人、日本式教育、父親、喪禮、省籍意識…。我意識到藤蔓般的情結蜿蜒爬行,找到了糾纏的攀附,我,眼看著他追酒,心有所感,這酒,未嘗不也是我所害怕的陰影。

P老師年紀小我幾歲,應該也算是性情中人,未喝醉之前他主動邀約我,表示歡迎我出現在他的課堂裡,一起帶領學生探索創意、深度思考、延伸閱讀、自發性與原創性的學習刺激,所以也相互交換了名片。回家後,我上網查他的專長領域,意外發現他有公開的部落格,書寫的內心世界一覽無遺,瞬間覺得距離太逼近了,讓我有退避三舍之念。我雖是直來直往的性格,但過了40歲後,特別是書寫心靈的那個區塊,我執意不願公開給認識的人閱讀,我認為口渴是我某時的狀態,我自己找水止渴,我不怪別人不知道我缺水,也提醒自己不要一直倒水給別人喝。你我原先不相識,後來你知道我曾經口渴,願意遞上水,我喝了,也言謝了。我反問你需要幫你倒一杯嗎?你沒說,我也不以為意,我認為這是我跟你的合適距離。你若想到需要核對或調整時,我必定真誠回應。

因為P老師醉了,當主人的C主任敲下課鐘了,熱情的S教授這回再次走向我,示意要擁抱,同時在我臉頰親了一下,這套斯洛伐克的禮貌,他要我跟C主任如法複製,我跟主任相視而笑,最後省略了親臉頰的部分,接著,我也轉身跟另一位女老師大方地相互擁抱。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東隅已逝,桑榆非晚。我這趟社會系的意外之旅大約是這種心境。

明天是週日,我獨自要參訪天母某家育幼院,並且確認我是否要開始一段我懸掛多年的旅程,祝福我一路順風吧!

再敘!

carolin
2009.03.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