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使下凡與自殺符咒

回想2007年6月11日,從台大拿到亞斯柏格診斷書的當晚,我異想天開想再生個男孩。當時我的魂魄猶如被剝離了一大塊,上蒼阻斷了我與Leo的連結,我要不回公道,何不再製造一條新的臍帶?這盤算一連想了三天,最終我投降了!當然是龐大的情緒淹沒了我,天倫之樂豈能強求,空巢的受難感是情緒捲起的高浪,我應該奉上祝福讓子女去飛,不管他們是不是亞斯柏格或是否憂鬱纏身。

再當一次母親的動機太可議了,我知道內心的聲音很無奈,是我不斷對上蒼抱怨:「老天!可否再補我一個天使?」。然而,再一個天使下凡又如何?小天使還是會長大,人間不過多一個有思想會煩惱的凡人。

理智上我打消了再當一次母親的念頭,但下意識我好想跟別人借兒子,借像三歲時的Leo,五歲、九歲、十二歲、十四歲或者十七八歲都可以,只要氣質靈魂有一點點像Leo。請借我跟他互動,容我教他讀書,看他彈琴,和他畫畫,陪他上圍棋課,帶他去海邊散步,一起逛誠品,一道聽愛樂電台,讓他參加森林小學的營隊,教他解數學題,跟他談天說地,和他玩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競賽,邀他分享我為Leo錄的錄音記錄,讀我寫給Leo的詩、短文跟綿延無邊的思念…。但我要去跟誰借?我要如何驅趕這心魔?我敢對誰吐露我有滴淚像潮汐。

上個禮拜,Leo反常地找我簡短講一點話,Leo的父親碰巧在台灣,難得親耳聽到兒子說話的聲調,Leo的父親說他感受到那憂鬱的指數有多真實。我鼓起勇氣跟老公說,可否容我表達萬一Leo自殺成功,我想怎麼處理我喪痛的部分。我當時微微悸動,但此刻敲著鍵盤我終於落淚了,我想我需事先跟先生表白,我沒有勇氣參與或者認同喪禮的許多形式及過程,我有可能會缺席或落跑,喪禮是表演給活人看的,我有權用我孤獨的方式對死人細表我無盡的懷念。

你今天寫到ride the bike with my son to his school,這短短九個字潛進我腦中的深海,而後這縈繞變成義大利片The Son's Room(2001年金棕櫚獎得獎影片)的很多劇中畫面,兩個月前我因為Leo的問題,才又勇敢地從書架上抽出這片DVD重看一遍,你若看過這部電影,你當能體會我渴望有個Leo的化身陪我片刻的心情,即便是在夢裡相遇,也能緩解我內心深處的束縛感。

時空與心境不斷變遷,我內心時而堅強無比,時而脆弱不堪,我接納這兩種極端狀態都是很真實的我,並且期許自己往黑與白之間的灰階地帶靠攏。還是謝謝你的出現,你使我意外產出許多心靈對話的觸動,還有牽引我進入書寫所需的深度靜思與靈活躍動。

Carolin 2009.03.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