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987畢業班刊的情與思

1987那年我這樣寫道…

親愛的F:

天氣轉涼了,近來可好?每個清晨六點鐘,經常在夢魘跟現實的夾縫間困鬥一番,突然想起兩年前的寒假,你考完預官考試便遭我綁架,做了九天的地攤小販。那幾天的清晨,總狠心將你從被窩裡挖起,然後騎機車載著衣服到市集兜售,隆冬的早晨,風冷颼颼的,但因著你,心卻是暖暖的。

今天又上華岡,早上幫母親擺好攤子,匆匆趕了兩趟計程車才勉強沒遲到。你總是體恤我工作兼上課的辛勞,而我,桃園、華岡通車的心情是複雜的:在出發前,我是市井小販;坐上車後,我的目的地竟是知識的殿堂。你知道我升大三那年幾乎輟學,剛搬回家時,情緒低靡而頹廢,期末考那段時間,每天工作十餘個小時,一邊做生意一邊找空檔讀筆記,考試時為了趕回桃園做生意常常提前交卷,而母親卻經常苛責我,那時常開快車,甚至有毀滅的意念。高中時翹了兩次家,到了大學,勇氣反而弱了,原來包袱多了,是因為你的愛,使我更珍視自己的生命。

你知道我跟家庭的糾葛,你應當理解我鍾愛王文興的小說「家變」的原因,在某些方面,我比書中的主人翁范曄更矛盾及痛苦。你老說我敏銳、心思太密,這都是因為我對生命有太多質疑。

在小學畢業那天,我哭了,我成績好卻領不到獎,我不滿老師歧視我窮。初中畢業那時,我也哭了,因為我向導師訴說家裡不支持我升學。高中畢業那年,我又哭了,這回是家裡被倒會,我的大學夢不止沒了,還要幫忙扛債。升大三那一年,我哭到心都累了,因為母親中風了,我得休學幾乎已成定局。我寫這些在意的往事,說開了就是我不甘心跟命運妥協,我不想受人擺佈。

前幾天在校園碰到下竹林的芳鄰,好久沒去那裡走走。下竹林,我們相識的地方,你住了四年,我兩年,我搬回桃園後,時常夢見下竹林的夜霧、那群愛射飛鏢及會在半夜玩碟仙的室友、還有無數個跟你促膝長談的子夜。

看過我學士照的人,都說我像個小男生一樣,今天班上拍畢業團體照,我赫然發現女同學們幾乎個個長髮飄逸,再也不是大一那時的稚純模樣。你知道我十分遺憾沒能跟同學走得近,但想想這段緣分,在歲月的丈量下實在也太匆促了。年輕時太多激情太癡傻,總愛言推心,道莫逆,到頭來,神傷的都是我。後來,我漸漸懂得把多情保留起來,把溫柔藏好,給一個靈魂與肢體與我交融的生命。上蒼待人還是公平的,我境遇不順,但自覺生命不貧瘠;我自幼沒體會過血濃於水的親情,但成年之後竟得到一椿貼心的感情。

多年以前,我一度在偏執的窄巷中獨行,曾經汲汲營營想得到什麼,也被以女強人的稱謂恭維或排斥過。然而,近年來從逆境裏學到了一些哲學,從愛情的洗禮中體悟了一點人生,使得那些形象逐漸自我中心抹去,我不願意跟別人的生命相較,而莫名自滿,或無端自悲。四年大學生涯有得有失,但至少,我有你相伴,看這個世界不再覺得那麼冷漠無情。祝福你,祝福我,祝福未來。

丙寅年十一月于桃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