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斯伯格與森林小學之遇

我帶領leo與人本基金會結緣早在1996年,這13年來,兒子成長途中的跌跌撞撞,人本一路傾聽相挺,也多次打氣陪伴。1998年,leo小二升小三那年暑假,開始參加森小的寒暑假營隊,之後的寒暑假幾乎都會去森小報到。八歲之後,leo隱隱約約顯現出亞斯伯格的影子,但那個年頭,亞斯伯格是醫學界的新名詞,學校、醫生、父母所知的資訊都很少,面對leo特質上超脫常模的問題,大家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更甚者是看走眼,於是像反社會人格、資優這樣的標籤也飄過他生命的章節裡,我一直不敢隨著極端的大旗起舞,不打罵孩子,更樂意分享兒子待在森小的自在與喜樂。

leo已經上了一年大學,我把人本窗口的電話給他本人最後去聯繫,我心中暗自欣喜,雖說憂鬱纏身已經兩年又三個月,他還是知道要在重建路上跟自己格鬥,面對老窩在房裡會產出想自殺的念頭,他跑出了森小的記憶,想回去森小透透氣,或者說把自己的心理迷團拿出來曬曬太陽,暑假能走進怎樣的人群,由他自己決定。一個多月前,他向我詢問到森小當志工的可能性,我於是先幫他撥電話打探。

國中階段,leo尚未出現憂鬱,但與導師對立了五百多天,十三四歲就像一隻孤鳥、一座孤島,後來對立演化成衝突與轉學事件,人本基金會跟我沙盤推演,要揪出不適任老師,其代價是leo與家人需要曝光,我心煩慮亂,體重暴瘦五公斤。當時學測在即,怎麼說都不敢賭,但陰錯陽差卻殺出一個亞斯伯格的新可疑標籤。我又跳過這個狐疑,leo平安進入一流的好高中,太平日子在高二下開學後敲了下課鐘,leo陷入嚴重的憂鬱深淵,百憂解無法救他回主流的課堂,最終,亞斯伯格的診斷書開了一條捷徑-特考,leo才幸運進入大學。

小三那年,八歲的leo寫了一堆殺人題材的文字,課本鉅細靡遺地畫了製作炸藥的步驟、配方跟種種想法。我跟老師看傻了,無計可施之下,我去問人本的史英教授,人本推介我找王浩威醫師。除了王浩威,我也帶leo看了婦幼陳質彩醫師的門診,一群專家意見分歧莫衷一是,我一邊踱步,一邊擔憂之際,學校卻通知我leo通過資優測驗,這個消息瞬間抵銷了先前殺人文章的烏雲。我照孩子的意願,平時,留在體制內;寒暑假,一定到森小去玩。

森小果然很好玩,leo也玩出了一些名堂,最最意外的是他因森小之旅,決定學鋼琴,因為學鋼琴,他聽愛樂電台,也喜歡上古典音樂。進了大學之後,他參加學校的古典音樂社,非常有幸他認識了愛樂的主持人,交了一位學聲樂的學長兼朋友,古典音樂陪伴他八年,這是參加森小最可貴的故事續集。

人生非常弔詭,看1998年我們一家四口在森小合照,當時看似風平浪靜,但隔年之後,leo與我開始進入高峰連連的顛簸歲月,但精彩也因之而起,這其間,森小串起的記憶依然豔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