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亞斯伯格傳

我的養父母出身卑微、目不識丁,我九歲就學會開支票跟算高利貸利息,非常的貧窮給我非凡的啟蒙:求知、向上提升、不要被金錢支配。

我國二時決定未來大學非新聞系不讀,我的人格特質顯現一種剛毅果決。高二時,我曾離家出走,從那一刻起我的心正式告別兩個原鄉。幾度,我堪愁憶過往;曾經,我逸氣望慮亂;絕對的踽踽獨行之後,我才學會遊目騁懷。

曾經鍾愛新聞  為愛創業轉行

1983年我如願考上文化大學新聞系,申請助學貸款並積極打工支付生活費,未料大三那年母親中風,我被迫獨立扛起家庭生計,課業幾乎中輟。這番困頓持續兩年半,直到我畢業進入自由時報當編輯,之後轉到中時晚報當記者,慘澹才結束。

二十六歲時,我年輕氣盛、意氣風發,當了首都早報的小主管,總編輯邀我到政治組,當時我堅持新聞守門人不該被意識型態玷污,我的完美主義加上懷孕身體不適使我選擇離開新聞界。同年,我輔佐先生創業,成立漢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我二十七歲初為人母,愛情加贈我一個天使,但萬萬沒料到這天才般的天使與眾不同,日後成了我揮之不去的厲鬼(遲語、亞斯伯格、反社會人格、資優、憂鬱症…)。到了三十二歲,第二個小孩出生,這次不是天使,是個舉世無雙的小惡魔,我一家四口因她而進了家庭治療的診療間。

三十五歲那年,婚姻進入風暴期,淒風苦雨,罄竹難書。我走進精神科診間、心理諮商室,想過輕生、離婚,最後去上了36週的心靈成長課,而後大徹大悟,學會柔軟哲學。就在那一年,我起心動念想出國讀心理諮商,但孩子小無法成行。

靜躁趣捨萬殊  因病接觸腦科學

2000年到2008年之間,我身心斷斷續續出狀況,工作過勞加上失眠,我的身體出現好幾次警訊:2003年我經常頭痛欲裂,甚至無法拼寫文字,醫生懷疑我得了腦瘤;2006年我被診斷為bipolar,吃了八個月的情緒穩定劑與抗憂鬱劑,後來我讀了藥物動力學的機轉原理,奪回大腦的自主權,停藥滿一年後,醫生終於證實我不是bipolar。

大腦的奧秘被精神醫學跟精神藥學無情地呈現在DSM-IV,我花了兩年的時間約略搞懂大腦circuit跟chemical的差異,稍微能釐清disorder跟personality的分野,也學著分辨物質依賴、藥物副作用、戒斷作用、過敏反應以及情緒。這些知識跟經歷使我對大腦敬畏,對人謙卑,對醫病關係非常重視。

我生命中所獲得的每一段絕對的穩定,大都經歷了相對的動與亂,當亂到了極致,珍貴的穩定與體悟就出現了。養女的身份使我對親情有疏離之憾,但弔詭的是我那比我更早熟、腦袋更天馬行空的兒子,在他十六歲(2007年)時遭逢憂鬱症纏身,接著在台大醫院診斷出亞斯伯格症。他對我說他沒有親情的感覺、無法上學、出現強烈負面思緒、想自殺…,我眼睜睜看著一個墜落的靈魂對抗著被安眠藥及抗憂鬱劑所綁架的大腦,這衝擊引發母性一種捍衛的本能,也促使我更著迷於探索nature與nurture之間的神秘。我們這對母子都在探索神秘,他前年經由特考進入大學哲學系就讀,目前全心修心理系學分,為轉讀心理系而準備;而我則決定參加貴系心理諮商碩士班甄試。

我從前鍾愛的新聞與經營設計公司的本業,都能展現我的個人特質:思考敏捷,閱讀廣泛,擅長統整、分析、企畫與創作。在新聞界工作時,我專精於編採、寫作與專題企畫;當老闆這二十年中,主要客戶集中在台灣強項的IT、PCB、半導體產業,我對國際大型展覽會與學術論壇的文宣設計與企畫十分熟練。四年前我的先生隨時代潮流西進,在上海成立上海漢臨廣告有限公司,目前兩岸員工約二十人,我管理台北公司,他則大部分時間在上海。因工作之緣,我結交兩岸很多領域的朋友,相互間的情誼亦師亦友,彼此教學相長,這是我的另一項富裕。

不善溫良恭儉讓  自稱亞亞斯伯格 

近三年多來,我持續參加了心理劇工作坊、危機處理工作坊、心靈成長團體課程(擔任助教)、完形治療個案工作(擔任助教)、薩提爾家族治療模式讀書會,也加入精障與亞斯伯格相關團體的志工服務,我對心理學、腦科學、哲學的微妙情感更趨堅定。我相信貴系多位老師所專長的完形心理學、心理劇、團體心理治療、危機處理、婚姻與家族治療、團體動力、研究方法專題等領域正可以指導我建構進階且正統的學院派理論基礎。

我是標準A型性格:天性好奇、好學、好勝、好強。我的生理年齡是46歲,但心理狀態處於青春期般的熱情洋溢。去年我開了一個部落格,發表了47篇關於亞斯伯格的文章,其他還有近200篇的文章,包括詩作、中年情書、散文、醫病關係經驗談、心靈小語等等,文章中大量記錄我經歷心理治療與研習心理成長課程的曲折與感動。我是一位亞斯伯格的母親,我跟兒子有相似的性格與體質,思考深度與邏輯性都有複製的痕跡,我戲稱自己是「亞亞斯伯格」。

人是一個動態、有創造力的有機體,也是一個情緒體。透過家庭與社會的學習與體驗,人類文明就像是以人為素材所編撰的微縮膠捲,神秘、精彩且生趣盎然。我對人充滿好奇,十多年來,藉由成長團體課程,我與人互相分享過非常多生命的悲喜故事。我所經歷的完形治療個案中有性侵、家暴、喪親、外遇、自殺、憂鬱、恐慌、同性戀等等生命際遇,我家因寵物治療之需而養了一隻狗叫Mika,我在游泳池邊認識許多自閉症與亞斯伯格的家庭,我對人與人生的體悟猶如古詩所說:「幾回缺月還圓月,幾番風雨幾晴和。」,我深深感覺月缺月圓或風雨陰晴和西方當代心理學家所提出的 zero-sum 理論相互輝映。

我將寫作比喻為心靈的婆娑之舞,拿捏分寸在人,當下在心,腦海捲起的是記憶浪花,輕敲鍵盤時,是觀浪,也是觀心(自我覺察DIY)。我喜歡做自己的主體,而非他人的客體;我欣賞每個獨立個體的價值,從多年研習心理相關課程中,我學會傾聽、陪伴、同理與支持,我尊重每個人的與眾不同與獨一無二。

一番清絕看人生  無盡秦淮學習路

人到中年看世間,我的心境是:一番清絕,無盡秦淮。2009年,經濟持續不景氣,我視此危機為良機,我想投入心理諮商專業領域,歲月累積的閱歷理當是助力而非阻力。為了認識亞斯伯格,五年多來,我閱讀了許多中英文書刊與文獻,我規劃的研究主題定為「亞斯伯格大學生就學問題與大學心理諮商中心的介入機制」,我相信我的能力與動機值得嘗試重返校園,若能如願進入貴系碩士班,我將順勢淡出自己的事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