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生命故事之一:養女(親情是欲迎還拒的煎熬)

1963年我生於台灣桃園的傳統農家,出生時只有七個月大,幾度瀕臨夭折,算命師為我取個特別的名字;然而,我命盤的父母宮顯現「庭上有二親」,早產被當年民間命理文化定義成劫難,因而一對不孕夫妻領養了我。

我的養父母出身卑微,童年時期,全家六口(我幫養母招了三個弟弟)住在桃園市中心的貧民聚落,富裕的房東將一個門牌號碼裡的空間隔成四間小房間,租給四個家庭,我們一群人共用兩間廚房煮飯與洗澡,鄰居一夥三十三個人共用戶外一間廁所。我的養父母是布販,沒有店面或市集攤位,他們靠勞力背著厚重的布,搭公車而後徒步到鄉間挨家挨戶做生意。我九歲就學會算高利貸,開支票,把周轉金存入農會,幫母親收會錢,而後目睹反覆的倒會事件。這些際遇使我非常獨立與早熟,我知道負債不是誰的對錯或責任,但長大之後面對負債的焦慮,以及對錢有某種程度的逃避與冷感,這都是童年留給我的未完成的事物(unfinished bussiness),也猶如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理論下的反應。

我的生命故事環繞著韌力的題材,養母是童養媳,她的時代背景不提供平等的受教育權利,而我則親吻過知識的肥沃土壤,所以不怨原鄉無情,我解釋是血緣與我剝離。養母養父都是指責型的人,我小時候無法遏止養父好賭及高分貝的七字經,也看不慣養母豆腐心刀子嘴的強悍性格,我眼裡看到的婚姻(我的父母與鄰居),是永無止境的爭奪與對立。高二時,養母墮胎,養父知道後兩人大吵特吵,我挺身發言要他們離婚,我認為女人可以獨立自主,不必依附在社會規範下承受丈夫的賭債,養父賞了我一巴掌,倔強的我因而離家出走二十天,當時舉目無相親,我自哀寄人籬下,我把聰慧、敏感、早熟與愛思考的特質扭曲成咒語、天譴。

我有家嗎?我繼續跟自己對話,迎戰內心的脆弱與孤單,這些脆弱與孤單曾使我對友情徘徊,對愛情不做期待,對凡間回應一種不屑的傲慢,並指責自己是個怪胎(自我批判 self-esteem),這個僵局(impasse)時而沈重時而輕飄飄,但我活生生地卡在這個存在,直到經驗愛情之後,我發展出一套和平共處的哲學,將養女的圖騰內化為有意義的存在,我學習應用意義自我疼惜(self-compassion),並回收之前過度的內耗與自傷,用存在的能量雕塑新的生命美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