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生命故事之二:學生(用知識抵禦貧窮)

高中時期,當莘莘學子拼命苦讀教科書時,我花大量的時間與搖滾樂同歌共賦,黑膠唱片封套背面的歌詞成了最愛的英文讀本。高二、高三時,我常一個人從桃園到台北市安和路一家叫木棉花的唱片行去挖寶,在小小的MTV室裡看到搖滾經典歌劇Tommy、The Wall還有1969年聚集五十萬人的Woodstock Festival紀錄片…,搖滾樂精神裡的澎湃能量,撫慰了我在青春期階段對命運的抵抗,靜靜聽著音樂,大腦卻處於聲嘶力竭的狀態,一種沸騰對我搖旗吶喊:知識!思想!解放!再解放!

1983年我如願考上文化大學新聞系,汲汲想追求公平正義,然而在課堂上得不到共鳴,因為望眼過去都是黨國的符號,老師教新聞自由避重就輕,學生不敢挑戰威信,我無法喬裝成一個乖學生,於是起身去閱讀文史哲書籍,去朝聖金馬獎影展各國的藝術片。透過電影與文學,再次接觸到教科書以外的世間,經歷為數可觀的禁書與禁片(特別是政治、道德與性的箝制議題)的思想洗禮後,我整理自己與世界的關連,不停與社會、文化、政治的價值反覆相遇、相撞、相惜、相輕…,但就是無法相忘。

大三時,母親不幸中風,我扛下家中的經濟重擔,長達一年半的歲月裡,一個人開著車到傳統市場擺攤賣衣服,課業仰賴同學的筆記接濟,滄桑就像亂葬崗裡的孤魂,我穿著喪袍停滯在渾沌死寂的抑鬱裡。在那段困頓期,愛情緊緊抱著我,男朋友(後來的老公,當時服役中)與我幾乎每天通信,他每週都自營區中打長途電話關心我,放假就來桃園陪我賣衣服,生命再次給我機會找到勇氣與氧氣。大學畢業後,抵禦貧窮的故事繼續發展,我當了記者,開始償還助學貸款及家中的負債。

我敏感纖細,愛追根究底,反動而後反思,產出靈感的速度彷彿閃電,連作夢都經常一邊急行軍,一邊驚嘆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壯麗。從前我會怪別人為何不能跟上我,多年之後我覺察到是自己天生習慣跑百米,會孤零零、狠很地解剖與虐待自己,社交時我會因客套或虛假感到不自在,經常選擇獨處,不勉強自己追逐人緣極佳的后冠。在我個體化(individualization)過程中,外顯是熱情洋溢,內心則是悲壯孤絕,社會文化不欣賞我跳動,不鼓勵我探索,老師的眼神不看我,我內心很受傷,這是理想我的社會期待遭逢衝突的階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