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畫心靈之向度--淺談三位女性藝術家

獨行作風的歐姬芙在美國的沙漠渡過了大半生涯,她筆下眾多的花卉圖像被譽為女性主義藝術的象徵符號,她的創作出自心靈的情感,具化成大自然的形體。藍碧嘉全身散發明星光彩,是裝飾藝術派 (Art Deco) 中最耀眼的女畫家,其創作不僅風靡時尚界,也大膽挑戰女性藝術家對於情色邊界的創作觀點。卡蘿這位墨西哥女畫家,透過大量的自畫像傾洩生死愛欲的能量,她的繪畫具有濃厚的自傳特質、身體感知與民族寓意。
 
美國本土繪畫的開路女先鋒歐姬芙
 
歐姬芙,二十世紀美國現代繪畫最偉大的女畫家之一,她是最早在美國本地開畫展的女性藝術家(1917年),其創作生涯長達八十年。歐姬芙在美國藝術尚未脫離歐洲畫派的影響時,開創了一種抽象特色濃厚的美式繪畫,堪稱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啟蒙之一。
 
歐姬芙是美國威斯康辛州人,父母經營牧場,她早年當過教師、廣告設計師,遇見後來共結連理的攝影家史蒂格立茲(Alfred Stieglitz)後,其藝術際遇才大為翻轉。史蒂格立茲是重要的現代攝影家,曾經營雜誌社與畫廊,他相當欣賞和提攜歐姬芙,倆人在藝術道路上也相互扶持與激盪,但後來彼此的精神支持大於形式。史蒂格立茲一直住在紐約,歐姬芙1941年遷至新墨西哥州定居及創作,在人煙罕至的沙漠一住四十三年。
 
歐姬芙曾是新時代的婦女解放運動者,個人傳記十分暢銷,故事被拍成紀錄片及電影,一生充滿傳奇性。她的天賦與才華是一種女性專屬的靈氣,其獨特的繪畫語彙,兼具現代感與原創性,作品不屬於任何畫派。歐姬芙也擅長將轉瞬即逝的自然現象轉譯為充滿個人情緒的象徵符號,神秘中透著永恆,令觀者過目難忘。
 
歐姬芙最著名的繪畫作品分包括紐約時期的「摩天大樓」與「花卉」(1919-1929年)、新墨西哥州時期的「沙漠」與「獸骨」(1929-1984年)等主題,其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花卉」系列,以一種特寫鏡頭般的近距離描繪花朵,畫中的花像是會發光或燃燒起來一般,充滿性的聯想。《黑色鳶尾花III》(Black Iris III, 1926)是最明顯的範例,那女性生殖器的造型,在多層包裹的形體和明暗對比中,交織著畫家心靈裡的性、生育與生命觀。至於歐姬芙中期之後的沙漠題材畫作,她將風景畫詮釋成非具像或抽象的荒涼與純淨,這是她透過藝術形式與大自然連結的情感模式。
 
歐姬芙的作品不論是花卉或風景,很明顯都是將大自然用擬人化的狀態呈現,傳達女性私密心靈對世界的詮釋與生命的思考
 
 
對時尚設計界影響甚鉅的藍碧嘉
 
藍碧嘉,波蘭籍的裝飾藝術派女畫家,她的人如其畫充滿了巨星風采,第二次大戰前後活躍於歐美時尚界與電影圈,畫作在當今藝術市場上買氣很高,其作品至今依舊是時尚界設計師及攝影師取材的寶庫,藍碧嘉的藏家不乏現今娛樂界名人,如瑪丹娜與芭芭拉史翠珊。
 
出生於華沙富貴家庭的藍碧嘉,十六歲進入聖彼得堡藝術學院,十八歲結婚,婚後第二年俄國爆發十月革命(1917年)因而逃到巴黎。定居巴黎後,她師從過立體派畫家洛特(Andre Lhote)和那比派藝術家德尼(Maurice Denis),二十七歲(1925年)就舉辦個展,她名氣響亮、收入豐厚、開跑車、穿香奈兒、拍寫真集,全然是新女性的獨立作風。她的畫作曾獲得當時主流時尚雜誌《哈潑芭莎》(Harper's Bazaar)的好評,藝術史將她歸類為裝飾藝術派中的代表畫家。
 
藍碧嘉擅長肖像畫和裸體畫,幾何構圖中有立體派的機械美學和錐體的3D效果,人物經常佔據畫面絕大的比例,其線條圓潤而立體,造型現代感十足,畫作中的女性總是濃妝艷抹、珠光寶氣、韻調冷豔,猶如冰山美人,酷似藍碧嘉真人形象的翻版。
 
藍碧嘉筆下的女人,不論是古代神話中的人物、裸體模特兒或者時髦的摩登女郎,都跳脫舊時代與男性藝術家呈現的樣貌,她創作下的裸體畫構圖與姿勢都非常大膽與前衛,畫面中的撩人姿態巧妙主控了男性對女性窺視的慾念,視覺張力與現代主義美術精神相互輝映,同時也傳達了女性藝術家對情色邊界的觀點。
 
藍碧嘉一生享有榮華富貴,但她畫作中那些光鮮亮麗的人物,眼神總是充滿空洞與疏離,恰似對世人揭示奢華表象後的假面與虛幻,也像是女畫家心靈的寫照。
 
揮灑烈愛的墨西哥女傑卡蘿
 
卡蘿是墨西哥家喻戶曉的偉大女畫家,她的藝術等同一部血淋淋的自傳,畫布是手術台,畫筆像解剖刀,她的作品總是淌血,佈滿傷痕,流露著女人的多情癡傻與身殘命運的劇痛。透過自畫像卡蘿的藝術同時探索女性的意識、身體、文化情感與政治觀。
 
卡蘿的祖先來自歐洲,有猶太人血統的父親是位藝術家。她六歲時罹患輕微的小兒麻痺,十八歲發生重大車禍,傷及腰椎及骨盆腔,斷斷續續開刀次數超過三十次,這是她的畫為何那麼血淋淋的關鍵源頭。卡蘿二十一歲時自薦畫作給墨西哥壁畫大師里維拉(Diego Rivera,1886-1957),兩人因藝術而結緣並於隔年結婚,但里維拉的花心是卡蘿另一道大傷口,他們離婚過,但隔年又復合。
 
卡蘿不算是學院派出身,她的繪畫有墨西哥民間藝術的原始主義風格,加上超現實主義那種強調潛意識的創作特色和隱喻手法,她的畫多少讓人聯想到佛洛伊德與精神分析,但卡蘿的畫不是夢境,而是畫家精神上真實的人生際遇,代表了女人纖細但堅韌的內心世界。
 
自畫像就是繪畫體的自傳。卡蘿的女性身份使得她創作出男人所無法觸及的題材,譬如受孕、墮胎、生產、哺乳、臍帶這類母性的經驗。卡蘿的身心靈纏繞著痛楚,車禍以及里維拉不斷外遇是強烈的錐心之痛,她透過繪畫轉化這些劫難,創造出許多不朽的名畫,1946年的《小鹿》(The Little Deer)便是一幅女性意識的經典之作,在這件作品中,畫家把自己畫成被箭射傷的一隻公鹿,對性別的抗議不言而喻;而1944年完成的《斷柱》(The Broken Column)則讓我們看到畫家解剖自己的上半身,露出鋼製的脊椎,背景以荒野沙漠襯底,一片殘酷血色裡充滿孤寂感。
 
卡蘿曾說:「我畫我的真實!」她直言不諱地將橫逆、自虐、抗爭化為藝術,她的自畫像也濃縮了共產主義的時代身影,表達個人的愛國情操,串接祖譜與自己的生命關係,充分反映女藝術家在自省與反思上的真誠特質。
 
卡蘿三十一歲時就揚名國際,她先是在美國紐約舉辦個展,隔年又以超現實畫家身份受邀到巴黎,羅浮宮甚至收藏了她的自畫像,讓她接下來的幾年名氣如日中天。卡蘿有許多畫作是在病床上完成的,四十四歲後她的健康更加惡化必須改坐輪椅,四十六歲右腿動截肢手術,隔年(1954年)感染肺炎過世。
 
綜觀歐姬芙、藍碧嘉、卡蘿這三位女畫家,她們都極力要超越性別的侷限,並彰顯女性藝術特有的感性和思考模式,其創作的心路歷程就是女性情感的心靈之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