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結婚二十二週年的情書

昨天清晨四點多、六點多,兩次在床上轉身看你,兩回都又安然入睡,因而沒起身再吃藥。你依舊貪杯,習慣夜歸;我還是失眠,追藥連連;我們仍然有小爭執、小誤解,立場心思有異,視角切點不同,我只能這麼想:聲停欲語遲,難盡心中事,明鏡心似雪,春江秋月夜。

即便聚時匆匆,別時茫茫,我們還是有很深切的在意,很真誠的關心,很濃烈的吸引,很狂野的激情。那一個提前慶祝結婚日的午後,我怎能忘懷我們在沙發上親暱黏膩到我落淚啜泣,你的輕攏慢撚抹復挑,我的大珠小珠落玉盤,你的撫慰疼愛閂上我的幽盪無語,我注定是影子,要盼你這位稀客一般的愛人回航,等你舉杯邀月的心情來潮,秀一場魔術饗宴,把形與影變成雙,合二人為一體,神魂漫遊春宵仙境數回合。我呀!半生無眠夢千遍,獨居不只戀孤芳,歲歲相思多情擾,年年尋菊覓南山。你呀!半生吟嘯醉千回,盡歡不單為得意,歲歲綠酒杯杯樂,年年笙歌不罷休。
 
分隔兩岸聚少離多的歲月,轉眼九年,我們都被逼進到就要半百的年歲,人生某些美感或莫逆之情漸行漸遠,一些體衰現實,競爭壓力灌頂的局勢卻咄咄逼人。從前,我們的愛情一直是禦寒的大衣,倚靠的臂膀,避難的小屋,停泊的港灣,我們疏離時,我記得呼喚,你配合歸隊;近來,好一段日子,或許兩三年了,我停筆寫情書情詩給你,這一年我全心埋在研究所的書海裡,為增長勇氣,為驅趕孤單,同時想讓你能更專注走你轉業的艱辛路,不去打擾你的繁忙,用意在各自練習單飛後的一些困難。然而,我們也都認同,這生最大的幸運與富裕,是二十七年多來,我們仍舊保有自大學時代以來,就喜歡並習慣時常像知音知己一般談天說地,但這層獨一專屬的情感,近來因你的忙碌,我的輕忽,那極富意蘊的噥喃細語與深情快意也逐漸被稀釋。
 
一萬零六十六天的姻緣與愛情,是無從估算的精神財富,既是富饒,當欣然視之、聞之、言之、撫之、嘗之,我不喜歡倏忽即逝這種被動、悲觀、追憶式的處境,我們不該以任何藉口去合理聚少離多並視之為無法突破;相反地,就因為相聚之日少之又少,更應該去創造添增相聚的可能性與形式;當然,前提是關係要正向發展。昨天為君送行數十里,一個半小時的熱絡相談,勝過朝夕相處的淡淡然。我心想,接機送行若都能如昨日情景,有什麼理由我們不相約實踐?又如這回稍有誤會,你總氣呼呼提過家門而不入,去住旅館的氣話,我若隨你應和,那感情又得撕裂開,不知又需花多少功夫修復?我們別道傷感動氣的話,你最真實的家就是我與孩子所居住的這一戶,別無分號;你最熟悉的戀人絮語、身影、氣息、體熱都是我們一起萃煉超過一萬天的美麗記憶庫,是一顆我們所鍾情深愛的璀璨。為了讓這璀璨光點不滅,我願移動我的不動,待你整軍經武到初步安穩之時,由你擇期,讓我啟航,我要主動飛越海峽去愛你。
 
進了研究所這兩學期以來,重返校園,重讀經典,興奮之情難以細表,這是我人生裡最不可思議的大驚喜。我昨天已經跟你提及,未來兩年,我要循著徐志摩在劍橋的經驗所給我的啟示,修學分與旁聽各半,重質不重量,求吸納而不強施壓力,並且多往圖書館待。你最近的工作調變,我願給予精神上全力的支持,希望你記得我的提醒與叮嚀,勿過度操勞,注意飲食調整,多留一些獨處的時間思考,善用你高EQ的強項,收斂過於一廂情願的率真浪漫。蘇軾在《題西林壁》這樣寫道:「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們必需體悟人的侷限性,並且看懂視野的差異關鍵在所處的位置與時間,撥雲見日之後,才能真正看到廬山全貌,我們一起共勉之。
 
有幾則讀書心得願與你分享互勉。《莊子‧達生》:「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這則「呆若木雞」寓言的本意是褒義,望之似木雞的雞是鬥雞中的武林高手,不需出招,非靠驕傲或盛氣,最終以像呆氣的高深莫測令對手望之生畏,我想提醒你這種定力境界,你是有先天資質可以達到並應用之。我覺得老莊的反向哲學充滿豐富的辯證思維,很適合中年人思考參照,例如老子說:「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多,多則惑。」(明哲能保身;彎曲能筆直;窪地水更深;破舊能更新;不積故有得;貪婪則心迷。)言簡意賅地說,期許我們在修身立業及待人接物上,真誠且能虛懷若谷,熱情又有行動力,同時也要冷靜直面人生。
 
《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鵰。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上個月又重讀《沁園春‧雪》,意識到一種新詮釋,我發現毛澤東用這首詞做了二十一年的文章,城府深,文采高,手段明來暗去,強人意象非比尋常。最初1936年,毛澤東四十一歲時寫下這首詞,當時紅軍完成長征,渡過黃河,陝西的北國壯闊雪景觸發毛的大志雄心與詩興;九年後,這首詞開始在國共間流傳多種不完整的版本,文人政客們爭相比文弄墨,蔣介石的劣勢無才被這麼一虧自然相形見拙;後來又過了十二年(1957年),正確完整的《沁園春‧雪》才正式發表,直到今日還時常被引用。末句說:「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先天能擁有某種霸氣豪情,後天能聚匯天時、地利、人和,我同意這是一種快意人生;但我還是更同意另一種生命態度:「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行路難,多崎嶇,夜闌人靜時,一併思考蘇東坡的建議吧!那就是:何妨吟嘯且徐行
 
結婚二十二週年紀念日快樂!
 
愛妳!
 
Carolin 2011.06.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