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不流眼,我寫詩給亞斯

我對自己澄清,面對憂鬱加上亞斯伯格的Leo,我採行放下與尊重的態度,不當勇者去營救,更不當祭品去陪葬。生命是獨立的,即便親如父母,也有可能無言以對,無能為力。然而,這放下與尊重的價值,也讓我迷惑自己是不是酷似無情與冷血。
 
根據Robert Fisher 在《為自己出征》(The Knight in Rusty Armor)書上闡述的真理地圖的脈絡,我覺得愛是一種成熟及勇敢的表現,擁有愛,擁有勇氣,我發現我非常渴望更深層且受用的知識,或許這是我想靜下心走進校園讀書沈思的原因。
 
聽完騎士的故事,心亂了幾秒鐘,我當下流不出一滴眼淚,可是在沈澱多時之後,我回敬自己兩首詩,以茲紀念我在親情受難記的憂鬱時光,以及我選擇送子離江邊的心境。雖然Leo表明不願意讀我的作品,但我忠於自己,私下在部落格以詩的靈韻祝福亞斯兒子與我這個亞亞斯。

 
抑鬱與陪葬
 
浮出水面,忍不住懷念人間。
因為身心很累很累,嚥不下那怨念,我拋棄了睡眠。
 
潛回湖底,寧願被輕輕掐住,讓情緒壓縮成窒息。
我墜入無聲之境,就快用完氧氣。
 
斷不了氣?莫非要跪地?
摸不到痛的底,我既脆弱又懼敵,怕孤絕與咒語對奕。
 
賭氣。嘆氣。沒力氣。何來勇氣?
我啊!我啊!深深深呼吸!
再不爬出抑鬱,就要變成陪葬的祭品。


 
送子離江邊

情雖卻
意猶盡
微乎三春暉

阻原鄉
漸相遠
送子離江邊
 
互不相聞難相往
惆悵當歌人獨又
萬物滄桑心澹如
將往復旋如有情
 
無怨
緣輕乎羽
無願
欲行盡觴

人間無處不相逢
空山曠野鳥呼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