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被霸凌學生的獨白

天下的媽媽都是母愛的力行者,孩子受到老師霸凌我不言仇恨是因為我相信「遇到霸凌」這個事件有其更深層的寓意和隱喻,生命價值是需要時間潛心學習與等待開悟。

亞斯人讓我想到四個D開頭的單字:difference、difficulty、disability、disorder。Leo的做人規則很簡單-獨來獨往、不說謊、不損人-他無法完全理解或服從紀律,不很懂群性概念,原先只是單純的difference而已,但我們的主流社會就是容不下difference,因為difference的某些特質會抵觸到權威。

社會、醫療、教育、親情四個都是權威,這四個權威經常會恫嚇、控制、馴化原本各自有別的difference,而後用difficulty、disability、disorder來消滅危險心靈,因為危險心靈危急到他們的權力慾望,掀開了他們的恐懼。這些被霸凌的身體或者心靈有朝一日掌控了權力慾望,他的心理機轉與制約反應不小心就可能形成變相的偏執與新霸凌。

管人的人控制慾無窮,被管的人有理性會思考,但反抗的痛苦也無窮,反抗的過程勢必得付出大代價,身體與心靈也會遭來千瘡百孔。生命既然是心理長城,這些千瘡百孔便是匈奴來犯所留下的足跡,我不信仰奇蹟,但我紀錄我的足跡。

下文是Leo自傳式文章(學校作業,寫於2006年10月高二上學期,當時憂鬱症尚未降臨)中幾段我所節錄的內容:

✽    ✽    ✽

家庭背景

個人是出生於雙親一妹的四人普通家庭。父母雙雙經商,工作忙碌,待在家裡的時間並不長,而我也因此養成了「凡事盡可能靠自己」的獨立自主習慣。至於在待人處事的教育當中,我的父母採用了開明的方式,以溝通的方式學習,因此亦養成了「獨立思考」的習慣。

求學階段

個人在小學時的成績並不出色,或甚至可以說是後段,小學前五年的考試僅有一次到前20名,其他次都在班上尾端遊移著。唯一一次在六年級時不知什麼原因而突然衝進第九名,因而得到小學唯一一張獎狀:進步獎,這是小學時期的概況。

到了國中,成績依舊尚未有明顯起色,直到國二下,因為與班導的體制思想衝突之故,反倒是出現一種「想要打破(聽話=好成績=學生的模範)的古板觀念」之類的心態,因而奮發圖進。之後則因衝突日益劇烈,父母在「不想因為一個班導而自毀前程」並且在我自己也決定同意的狀況下,於國三上結束後辦理轉學,遷移到鄰近的另一所國中-H國中,作最後半年之奮鬥。H國中校風開放,且包容性大,學生的整個氣息也與前一所學校南轅北轍,而我當初則在亂數選班的情況下有幸選中一個思想開明的導師所帶的班。雖然班上的成績並沒有說因此而變得極高,但同學的感情卻非常好,縱使班上有兩個先天性過動的學生,但整個班風卻依舊和諧,而我在進入後也沒有遭到任何的指指點點,他們反倒很主動地想到和我打成一片。最後我就在這個充滿和氣的環境中漸漸淡化了先前的仇恨,轉而將精神集中於課業上,在最後也終於考上了很不錯的高中-S高中。直到現在,H國中的同學們依舊會舉辦不定期的聚會,對於我的參與,他們是依舊如此樂意,我對此的感觸一直到現在都很深:半年的緣分竟遠勝過兩年半的規律,而之前的國中的同學們,因為原本在班上時就因為成績或一些行為而彼此分成數個小團體互相敵視,在畢業後亦同曲終人散般不見一點蹤跡。

………

到了國二時,也就是與同學開始有摩擦時,我的思想變得日益狹隘,到了國二下,與同學的衝突是減少了,但取而代之的是與導師間更為嚴重的師生衝突,而就在此時,似乎是因為連坐法的不公,與導師以權壓人的不滿之故,我的大腦中出現了一種非常危險,對社會猶如是顆不定時炸彈般的恐怖的思想-反社會人格。

個人脫離反社會人格的狀況首先是因為環境的轉變,使得衝突日漸減少,而後再藉著閱讀各式各樣的書增加想法令原先狹隘的思想逐漸多元,最後再由增加與人互動而慢慢回復。而我之所以想要攻讀心理系,除了興趣之外,就是想要找到「反社會人格」的解藥,並且多多學習各種心理疾病,以去幫助解釋一些言行舉止異於常人的人們的問題。另外,待學有所成之後,將來在社會上遇到各式各樣的狀況時,亦有機會以心理學的角度切入,並且藉以尋求最好的解決之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