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斯天使與我愛故我在


譬如說Leo幼兒時期的小神童模樣曾讓我內心竊喜莫名,甚至到某種自我陶醉;而他遲遲不開口講話那段歲月,困在迷惑中的我壓力重重,內心充滿不敢對人言說的挫折感;等到後來他開口講話並且神速地追上先前落後的口語發展之後,小神童反倒開始退回平凡階段,我的自我陶醉沒了續集,我陷入自省的矛盾,我困惑於上蒼藉這精彩又嚇人的第一堂課究竟要教我什麼呢?


上蒼似乎很有耐性地在提醒我過於好強、好勝、好辯與好爭,別阿Q地卸責給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之類的推託之詞,靜思自身主體擁有的良知、智慧與勇氣這樣的寶物,逐漸地,我從天主教式的思維法移動到新教的道理以及中國儒道佛的精神。


我知道母子親情是不變的事實與真實,但是,真實、事實可能不等同真理,甚至不需要刻意言說示範。如果母愛的本質猶如聖經原意是至高、至善與真美,母愛的極致朝向形而上是很合理的,這是我修練的終極目標。我非聖賢,也非任何宗教的教徒,知行合一不可能輕易到位,若非Leo一路際遇繼續搖晃在危險與驚喜之間,或許就不會啟蒙我、改變我,或許我還會在自私昏庸中自欺自憐並且惶惶不可終日。


我原先以為養女是領養的意外使然,愛情既然為我送來了和煦溫慰,來日為人母親之後,我所製造的臍帶必然是血濃於水,絕對是百分之百原汁的親情。但我的親情故事第二集還是幽幻詭譎,終究走到了「鴻飛冥冥,弋人何慕」的風情裡。


鴻飛冥冥,弋人何慕。原本的意思是指大雁遠飛以致獵人的願望落空。我之所以將子女與父母的關係類比為雁子與獵人,用意是想詮釋出更為廣闊的寓意。雁子既是雁子,志在四方就得高飛,這一趟趟長途跋涉好比對生命之旅的探索與冒險;獵人望著大雁,想必念茲在茲的就是擁有掌控那隻大雁,這好似一個強迫行為般的放不下的懸念。


在我們的文化思維裡,父母先是親情給予者,來日必然享有顧復之恩,這是一條鐵則,我自然也曾這麼定義與渴望親情。在我初為人母的頭十年左右,母愛猶如一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油井,Leo的童年也像是我對自己殘缺的童年的奮力補償,那段時光彷彿藉著母愛的重新包裝,我也被邀請回到斑駁且有所失落的記憶深海,那些純粹無邪的童言、童語、童話、童趣,神奇地將我擁抱在天真純良的起點,從每天看著小嬰兒一眠大一吋起算,驚人的驚喜、驚嘆、驚訝讓我驚嘆連連,那段日子裡生命的精神性用一種淺淺微笑的方式向我展現素樸之美。母親的角色曾經那麼真切地讓我感動於養女劇情出現了大翻盤,我不渴望當無瑕之石,我想要蛻變為有瑕之玉,原來,扮演了妻子與母親的角色後,我的生命增加了高度、飽和度及完整度。


Leo慢慢長大後,原先就不是亦步亦趨的母子情感加速轉型蛻變,親情臍帶先合後分的跡象慢慢清晰,他童年時期帶給我的美麗回憶成了一種春夜的天籟與靈氣。Leo小天使長大後還殘留著的弔詭、早熟、孤獨,繼之,這些特質在他十六歲時以亞斯伯格和憂鬱症的名義跟親情正式道別,從此天籟與靈氣加進了秋涼的意境,我不想陷入悲情抑鬱的冬季,我期許自己往心靈的天梯更上一層樓,也就是放開身的臍帶,放下心的期待,超越有形、有意、有念的解釋,前世、今生、來世相加總就是生生不息的整體,靈性的親情臍帶變成我的一種價值概念。


我喜歡隨性讀東西方文史哲經典,聽古典樂、搖滾樂,看美國除外的各國電影,想古今中外的各式思想,任意想像神話的各式原型,欣賞信仰延伸的建築美學與各種藝術語言,跳躍性地串接當代跟歷史的脈絡紋理。死去百年、千年的大師們所留給人類的貢獻證明了精神不朽的真實性,陰陽兩界並沒有絕對封閉的空間,當我觸動到某個感動,即便是閉著眼睛,摀著耳朵,甚至在睡眠狀態,我仍舊能經由大腦產出影像、聲音、氣息、文字、音符、圖畫種種訊號,引起身體上的情緒波濤,親情、友情、愛情對中年後的我而言,逐漸就是上述所謂的秋涼意境跟心靈天梯這樣的概念,得失親疏合散,我都要以心容之,心在,記憶在,意義便能長存。


二十多年前,我聽過一首黑人藍調歌曲叫Unforgettable,原唱Nat King Cole他本人英年早逝,然而拜科技所賜,他的女兒Natalie Cole採用了錄音室的電腦合成技術,完成了父女隔空對唱的經典版本。如今,重新品味這首歌的捷徑換成YouTube,我仍舊肯定人身的在場與不在場都能以一種超凡入聖的靈性的聲音意象、畫面意象來傳遞各式感情。這首歌有段歌詞所寫道:


Unforgettable in every way
And forever more that's how you'll stay
That's why darling it's incredible
That someone so unforgettable
Thinks that I am unforgettable too


我的親情列車繞開了常態的血緣車站,但愛有一種本質就如這首歌闡揚的incredible以及unforgettable。有好幾回,我走進Leo的房間交給他信件,每次照例都沒有交談,但是我看見他坐在電腦桌前或上網查資料,或做投影片作業,有時是在打電玩遊戲,房間四處堆放著課堂用書、課外讀物、報告跟講義,愛樂電台的音樂一定開著,音量一定是最小聲的第一格…。從一個專屬的小房間裡,我欣然感覺到愛默默協同家人成長前進,而他終於能如此悠悠然地照著他的亞斯風格過生活。因而,我的心湖泛起一種閒淡安然、清遠靜美的榮耀與榮幸。處處非家處處家,親親是情親親情。感情不在言說,在昇華的豁達裡。我愛故我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