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部落格到亞斯戲劇上舞台


2008年,生命剛自一場心靈慢性病中逐步復原,我開始在部落格上爬格子,每次按下enter鍵的剎那,一則生命故事就send了出去,文字的意義也被save在伺服器,藉著po文我隱約探觸到永恆的象徵性。


2011年,秋初,中年老學生升上碩二,我的網誌幾次被轉貼到亞斯臉書專頁,虛擬世界扣連上真實人生,那瞬間,我感應到一股暖流似的小騷動,心湖上微微有光,意念中悠然無我,意識下驀然有悟。


臉書版主是位有心人,一直默默在傳遞亞斯故事的火把,有一天,我接到了她的邀約,之前的彷彿有光、有悟,進入了有緣的階梯。原來,一個亞斯伯格戲劇計畫將於2012年一月啟動,預計三月、五月對外公開演出。這齣戲將結合劇場藝術家、專業演員和一般民眾,從亞斯伯格跟自閉症的主題切入,談愛與溝通的主題。版主推薦劇團藝術總監將我納編為工作伙伴,我答應那當下,剎那化為雋永,心湖的微光增加了亮度與彩度。


網際網路這場驚天動地的科技革命改變了人類從思維到行為的生活模式與態度,特別是顛覆了傳播的理論,過去接收大眾傳播的閱聽人,如今藉由Youtube、Facebook、blog各式管道,每個人都可以隱身地編寫自己的劇本,串接別人的故事,以及形塑世界的歷史。


台灣當前最大的自閉症臉書專頁叫做「幫助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版主花媽是一位與我同齡的亞斯媽媽,今年八月她發現我的部落格並轉貼我的文章,兩人後來正式碰面認識。我們與其他亞斯媽媽最大的差異在於沒有被工作或家務纏身,不想專職於某個基金會,沒有名利貪念,忠於自己的良知,走自我實踐路線來與社會對話。


花媽的臉書專頁集結了台灣關心高功能自閉與亞斯柏格的族群,醫生、特教老師、早療體系工作者、社工師、心理師、家長、以及成人亞斯…。整個社群所凝聚的動能如同一個小眾媒體、一座太陽能發電廠,光源取自愛心,相互支持用以取暖,並整合資源希望為這個族群開幾扇奮鬥的窗。花媽是一個熱心、無私、奉獻至上的利他主義實踐者。我因部落格牽線而與她、水面上與水面下劇場張嘉容導演認識、合作,這緣分,也太緣分的。


網路創造了一個身體不需現身在場,但人與人可以即時、即席、即興在不同空間進行交流的平台,而這虛擬與實境並存的科技新世界,把語言的向度與說故事的呈現方式做了更多的改造。當年,我耕耘部落格意不在找知音,也非純粹記錄心情故事,較大的動念是對自己生命的致意,也讓自己沈澱在前瞻及反思的寂靜之中掏洗心靈。


我認為沒有正確與否的人生,有的只是人生,敘說生命史即是在創作一首首消逝又復活,復活而後消逝的生命之歌。部落格對我而言是個不必唱指定曲,允許自由任意飆歌的空曠廣場。


我的人生,已過不惑之年,正朝向知天命的五十。回望自己的從前跟當下,我可以覺察其間發展出一道道推進的印記,這是種更有靈有情的境界,從虛無活著的being走進真實可考的becoming,這之間我摻入了什麼?探問脆弱或防禦本源的合理性,我又怎樣從自圓其說變成鬆軟有彈性去理解人的有限性與可塑性?存在主義大師Frankl在納粹集中營的意義悟道過程中,受難、煎熬、死亡頻頻招手的苦日子促成了發現之旅:從受壓迫的工作中找創作、自親情與愛情中找價值與尊嚴、看犧牲所象徵的利他主義的崇高意義。


存在主義治療大師Irvin Yalom曾提出四大終極關懷:死亡、自由、孤獨、無意義,存在主義非常重視生命中受難的積極意義,因為感到無意義,於是人必須找解套,進而發明及創造了新的意義。存在主義的積極態度在我的生活字典裡很熟悉,詩仙李白說:「醉時同交歡,醒後各分散」看懂人與人不能強求中秋共光,那麼把盞北望,瞥見孤單就變成很客觀,不去辯證虛無,照常專注於過日子,隨順自然地面對生命的凋零與再生,這是我為知天命預先暖身的態度。


回想三十五歲那年(1998年),婚姻進入風暴期,我走進精神科診間、心理諮商室,而後上了三十六週的心靈成長課,那是我第一次學自我覺察與柔軟哲學。


2005年到2009年之間,我參加過心理劇、加拿大Haven體系的心靈成長課程、表達性藝術研習團體、舞蹈治療課程、奧修靜心放鬆法、薩提爾家族治療讀書會等活動,這些課程有補助來源,收費非常低廉,甚至完全免費,我很高興上心靈成長課不再是中產階級的專利,成長課程的學習之旅也牽引我更靠近人文心理學的領域。


我對柔軟哲學所設定的進階方向是一個人能靜下來、停歇,進入深層的反思與反芻的狀態,投向我與己的真善平和,同時擁抱愛世界的熱情與活力。在網路上、研究所報告上,我繼續書寫生命史記,慢慢咀嚼靈氣的芳香。


我將心靈寫作比喻為潮汐之舞,拿捏分寸在人,當下在心,書寫需要很深層的定,才能通過自己內心的檢視,輕敲鍵盤時,是觀浪,也是觀心(自我覺察DIY)。科學解釋表面心,心理治療探索身體心,而靈性是不斷回歸unknow以達開悟的境界。


伊斯蘭文明之中的蘇非派也很有禪意,非常經典的一則智者的故事是這樣被傳頌著的:
有位大師在閉門靜修時,弟子有事臨時敲門找師父。
「是誰?」智者這麼問道。
「是我啊!師父。」弟子脫口而答。但智者沒有繼續應門。
過了一會,弟子若有所悟後,再度前去敲門。
「是誰?」智者還是這樣問敲門者。
「是你。」弟子答道。
「進來吧!這間房子容不下兩個我。」智者說。


達諸奧妙,識自本心。「容不下兩個我」真是奧妙至極。


在中國唐朝時代,禪宗五祖弘忍下公告要從弟子作偈功力評斷誰合適接班。在這場覺性作文比賽中,落選的神秀和勝出的惠能差別究竟在哪裡?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後一句之所以優於前一句,是惠能指出了覺性自在人心底層,心不需攀緣善惡,煩惱乃是人為的添加物。


人到中年之後,社交上那契闊談讌的喧嘩,那曲終人散後的影影綽綽,總讓我舉頭仰望空雲煙,識盈虛之有數,然興未盡而悲已來。人生啊!人生啊!點點滴滴淒淒清清。我一定要加倍愛自己,轉向做自己,本質是亞亞斯的自己。


心靈寫作確實不需攀緣善惡,精神性的舞姿美在心意而非身體,一陣陣的靈性漣漪,把我推到研究所這個美麗的意外裡,闊別二十三年後,我竟然坐在研究所的教室裡。緊抱這久違的重逢,滿懷千種情,沿途晚風清,天亮了,天晴了,天藍了,我的心情真是天涼好個秋。


網路某種意境上也像是祭壇,那靜謐、靜穆、幽蕩是一種微妙的存在,偶然的巧遇有時如流星劃破夜空,有時瞬間勾起回憶的璀璨星座。我尚不敢說熟悉人間,但已略懂得自若優然,我那沙粒般的文字灑在網路這個大海裡,能夠與世間亞斯的故事交會真是冰心水意。而這極渺小的光點不但點亮,而且還互換了光芒,從部落格到接下參與亞斯伯格戲劇工作坊,我說故事的場域即將接軌到劇場,一個半虛擬半真實的舞台,一個我愛故我在的靈性車站。


饒富靈韻結永緣。春風秋月倏忽間。
且說當下有情遊。不言來日無情憂。


一念一瞬間,永存千萬年。我愛,故我在。這是我看待生命所有的有緣、有幸、有心。這時我最對味的音樂曲目是油然湧起平和喜悅的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