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黑咖啡的哲學調性

我在網路上取名亞亞斯,緣由是我讀大三的兒子是亞斯,維基百科上解釋亞斯伯格症候群是「一種泛自閉症障礙(ASD),其重要特徵是社交困難…」。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AS)的亞型,譬如不善溫良恭儉讓,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

我兒子這位亞斯對親情無感,跟家人極少互動,除了亞斯之外,他還有過很多標籤:遲語兒、資優生、被老師霸凌的學生、懼學症、憂鬱症、失眠症…,真是「族」繁不及備載,也難怪乎我的部落格滿「版」道不盡荒唐言與辛酸淚。

亞斯伯格、憂鬱症、被霸凌不能簡單化約,我既然尊重人的主體性,就必須相信再貧瘠、惡劣的土壤裡一樣有養分能讓種子抵禦天候環境,個體化過程的用意是型塑生命的獨特性,我堅持默默觀看亞斯伯格、憂鬱、被霸凌的標籤如何被兒子與我給解構、重組、再創作,而後破底翻揚。

說來神奇,受兒子際遇的感召,2010年1月,我以一份精彩的生命文本而考上輔大心研所,變成一個中年碩士生;同年3月,兒子在他就讀的大學通過轉系考改讀心理,至今持續四學期成績保持前三名。

生命是一條心理長城,沒有破壞就不會有建設,假使長城是只有守沒有為,勢必憂心匈奴來犯,更別指望成為文化遺產。我將生命比喻為心理長城,那「遇到霸凌」便是匈奴洗劫的足跡之一。天下的媽媽都是母愛的力行者,孩子受到老師霸凌我不言仇恨是因為我相信「遇到霸凌」這個事件有其更深層的寓意,生命的意義需要時間潛心學習與等待開悟。

我不信仰奇蹟,但我紀錄我的足跡。霸凌的憾事一晃六年過了,未料兩個月前我意外發現兒子在高二時所寫的自傳,內容提到被霸凌學生的反思,我偷偷節錄他的文字,加上我的文思,合成一篇亞斯母子跨年、無聲、共振的網路創作。另一件溫慰的事則是兒子參加一場心理學研討會,主題是「校園霸凌的心理介入與預防」。

生命的本質究竟是什麼?人類社會為什麼這樣複雜?知識有何魔力?思想怎樣產出力量?如果書寫生命歷程能匯聚知行合一,那我要實踐自己的生命意義,一個由無數靈性車站所共構的意義。亞斯伯格所教我的生命習題,證明了疼愛之痛加上疼痛之愛積累成靈性的共在與盈滿。感激亞斯兒子的啟蒙,感謝受難的教誨,感恩考上輔大研究所的偶遇。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 William Blake‧A Grain of Sand》
 
英國浪漫詩人William Blake的寫意筆法傳達了生命的深邃與靈性,一種建構在覺察生命深層那無邊無際的超越而平和的價值感。

一沙一世界,透過一粒沙通達知真見灼,詩人暗示我們最被忽視的眼前的微小、平凡,往往就是觀微的起點。一花一天堂,雄雌蕊同花授粉猶如華麗的生命之舞,但花之嬌艷瑰麗正是生命苦短的感嘆。

詩句後兩句說道,將無限置放在手掌,永恆存在於剎那之間。衡量生命的彩度不該以有限的尺,追求美貌、青春、財富、權力都是有限,擁有不代表幸福,匱乏不等於悲慘,幸福應該是一種穩定的無限感,將人的精神回歸到最純純粹自然的狀態。

扮演亞斯媽媽與48歲的老學生,其艱辛像是馬拉松長跑的心境,也讓我聯想到黑咖啡的哲學調性,於是我寫了下面這段文字:
 
「亞斯兒子不認媽媽不苦嗎?人到中年還讀研究所不苦嗎?這問題使我想到每天喝的黑咖啡,黑咖啡藏有一種哲學調性,於是我可以這樣回答:不苦!不苦!因為苦味之後,又喚起我抖擻的精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