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愛情與靈性臍帶


在華岡的歲月裡,每回我從桃園回陽明山,下車步行回宿舍途中,行經機車停放處時,眼睛一瞥都會挑起一陣心的騷動:車在,人在,情人在等我。那種被愛情迎接的感覺像是找到了家,一個養女蓄意遠離兩個原生家庭,沒想到一上大學立即遇到有情人,上天真是大發慈悲,補我這麼一個意想不到的家。


這個家接下來換成我在等待。等愛人退伍,等情人開口求婚,等男人應酬完歸營,等老爺自大陸返台…。在我心底,愛情有風有雨有美麗。深情之梯接天堂,無情之境通地獄,濃縮甜蜜或稀釋疏離,這兩種強烈的滋味我都很熟悉,愛情是一面鏡子,一種良知上的執著,就像馬丁路德的那句義無反顧的話:Here I stand, I can do no other.


台北這個城市,曾經鋪設了我與先生求學、戀愛、結婚的姻緣路,1990年代也實現了兩人白手起家的創業夢想,直到時間跨進二十一世紀,中國大陸吹響大國崛起的號角,台灣西進風潮盛行,我家的男主人逐漸不在台北。


與愛人聚少離多的歲月,轉眼九年,人生美感忽遠忽近,愛情滋味實實虛虛,中年危機咄咄相逼。2009年年底,我們夫妻結束了兩岸事業後各自單飛,中年人生頓時陷入灰暗的低潮期,這是生命海洋裡一波嚴酷的寒流。我的第一個轉念是想重返校園,兩個月後,我有幸考上研究所,如今埋在書海裡。不在台北的男主人,繼續留守在大陸,選擇中年轉業的險路,全神投入新領域的業務開發,行路難,多歧路,那是拔劍四顧心茫茫的膽顫。回顧過去蕭索的一年,扣去QQ上的虛擬時段,我與他相處的實境不到十天。


細數愛情,愛情已經行過一萬天。這原本是難得的精神糧草,在心境上我想欣然視之、聞之、言之、撫之、嘗之,奈何麵包至上綁架了男人的心,經濟現實侵犯了男人的面子。兩岸月光照離散,相聚、道別、分離、等候,猜君歸期似無期,團圓已經沒有了時間表。中年愛情之於我不單是哲學命題,更是大時代政經局勢的典型縮影,我不噓歎離散,反倒感念單身之閒的自由香氣,以及單親之嫌的母性勇氣。在愛情關係的花園裡,浪漫何其美,疏離何其真,經營愛情更是一種修行。


大學元年,我投奔愛情,當時愛情是一種不容變節玷污的意識型態。三十多歲時,夫妻倆的事業略有一點小成就,但愛情故事卻呈現男主人夜不歸營,女主角服藥成癮,感情正式進入風暴期,沈淪怎麼看都是嬌豔欲滴。這段沈淪使男人千杯不醉,讓女人從失眠轉向對長眠莫名狂戀…。接近四十歲前幾年,我長期參加心靈成長課程沈澱、放鬆,而後應用柔軟哲學重新品味愛情,拉近了漸入佳境的焦距,對調彼此的走位,愛與被愛不再論戰,我變成了柔性的水。


柔情的小溪水抵擋不住時代的大潮水,到了兩岸月光照離散的階段,夫妻長年分居兩地,台北大陸若比鄰,忽遠忽近兩樣情,中國的崛起很諷刺地「拆散」了我的愛情的實體,但台灣海峽卻逐漸變成了一座天然的屏障,妻子無須照料老爺,我像極了單身卻不全然孤單,分離附贈的自由鼓勵我專注自己,中年讀研究所便是貫徹愛自己的一種實踐的行動。


愛情不是神話,我也不想划著槳朝向絕對的春暖江邊,春暖江邊依舊在我心中,照離散的月光仍然是一樣的月光,愛情帶著自由、孤獨、祝福的調性,我繼續在台北過活,先生還是奔跑在他西進大陸的故事裡。我由衷感念愛情讓我實踐了分享、誠信、良善、扶持、合作以及放下,跳脫了養女的悲愴淒涼,也遠離了養父母惡質婚姻的創傷,愛情是生命經驗中最能共盪激昂的一種私密情感,這條靈性臍帶縈繞著兒女情長,羅織著性之相悅、生之相約,我因著愛情的照拂升格做了母親,這是我生命中下一道美麗的彩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