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台灣海峽是我的主菜

我寫給你的第一封中年情書時間是2006年7月4日,一晃五年多了。那個時候,你在上海,我剛從大病中慢慢復原,開始著手企畫你的「韓文系友會」。今年春節,我鼓勵你與韓文系老師、學長們聚會,那是因為我知道系友會的回憶是你性格的縮影,而另一個感觸則是你喜歡喧嘩,需要不斷排社交活動,而我已選擇「宅」化路線。
 
你的浮躁與我的怡然反差很大,兩人調性越拉越大我並不驚訝,也不會去評價。我們事業伙伴的關係解體後,我更加義無反顧地想追回那不夠完整的主體性,果敢去承擔我的造業,兩年多的時間裡,生命回應了我許多恩澤與感動,自己中年能這樣峰迴路轉我很惜福,單飛、獨行、自由、放鬆與無目的性的探索都是我喜歡的本我,謝謝你的成全與支持,感恩兩個孩子都能獨立自主。
 
我很能同理你還在汲汲找你想要的糧草的心理背景,雖以行軍之姿壯行色,但忐忑依然是忐忑,未知仍是疑雲罩頂,那無以名狀的壓力還是如影隨形,而這些膠著也呈現了你的身心是在「困」與「繃」的狀態。我非常清楚我安置不了你的焦慮,因為忐忑揪住你的心不斷在上下搖晃,「沈澱」在你的字典裡是陌生而負向的字義,你沒有長時間的清澈、清醒,更不在輕鬆、輕盈裡,這些都是過程,你會往哪裡前進,我想會是一邊走一邊修訂吧!但還是祝福你做一個忠於自己、愛惜自己的中年人,以及感念你所擁有的友誼、親情、愛情。
 
精神狀態跟情緒是需要被瞭解、尊重與疼惜的。你還在打底,打一個人生相對低潮的大底,我一直默默隔個台灣海峽用真情陪你、挺你,並等待時間去安撫,去展示你能平和與生命相惜相勉那一刻的到來。宅式風格使我選擇一個人靜謐地欣賞生命風景,無緣與你步伐、方向一致我不會噓歎,春天一直在我心裡,春遊隨時都可以成行,心情沒到位,誰邀誰都是勉強,我目前只需讓你明瞭我的位置站在守候的台階上,不去干擾彼此,也沒有催促之意。你何時想跟我隔空談心,用言說,用打字,我都願意,我依舊是大學時代在下竹林那個有緣能與你促膝長談的人,我的每一封中年情書都可以呼應我的真誠依舊。
 
2006年的4月,我飛到上海與你會合,打理上海辦公室的裝潢,也一起到蘇州工作,空檔時你帶我趕場去南京,看了太湖幾眼,依舊行色匆匆,這是你的慣性。你喜歡熱鬧,我愛人少,因此我沒指望我倆能攜手旅遊;然而,今天5月或許真的因為戲劇計畫之緣,我會到北京工作一個月,整個中國城市之中,我最想去的正是北京,這個明成祖永樂皇帝打造的古都,歷史裡有袁崇煥被凌遲、被吃的故事,有聚集一百萬紅衛兵的駭人畫面,可以的話,當然想走一小段萬里長城。
 
那天在skype上,我提到50歲的人要向朱熹學哲學態度,而不是一再談曹操的霸氣跟《短歌行》的豪情萬丈。我的意思是說「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這語境言說了一種人的過度樂天與欠缺反思,夢想固然好,但青春短暫,須臾間,入秋了,人到中年了,這是回不去的事實。中年不是不好,但中年能善用的精力與時間相對不如年輕時代,選項也比較窄,中年人所能懷抱的夢想,要有其生命本色與實踐的可能性,還是那句話,自問滿意自己的人生嗎?
 
截至目前,我滿意我的人生。50歲是知天命之年,至少我能懂得做事(doing)是身體的一個機能,而存在(being)是靈魂的一個可貴的開展。「我是什麼?」是指靈魂所到的淨化之境,至於「我做什麼?」則是泛指一個人靠什麼維生,這是世俗活動,就算事業有成,也不等同於精神上是飽滿富饒的。真正的生命意義對我而言是去創造一個為自己客制化的人生,而非去主持一個外人定義為成功的生活。
 
人生常遇到岔路,得面對抉擇。陷入疏離困境感到生命無解、無常、無奈這很正常,於是難免要跟絕望對坐良久,也需要吶喊奮戰一番,但下一步還是又碰到本質性的問題,那就是:究竟一個人要用什麼作為生命內涵來找到生活取向?很多人喜歡當浮士德,奮鬥一輩子之後,最後依舊等待絕對的上帝或下一場投胎轉世來救贖。我覺得生命苦中帶甜,酸中帶澀,有時嗆,有時辣,有時無味到極點,只要沒有被架空,自己可以自由調味自己的人生,就是幸福無比的滋味。台灣海峽是我中年之後的主菜,離散的素材還是可以烹調出道道佳餚,祝福你,祝福我。也為我倆的愛情隔空說聲:「情人節快樂!」
 
Caro 2012.02.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