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起會起義‧出發出書

起義。坐而言而思,不如起而行,不如動手企畫編輯一本紀念專輯,這樣吧!先默默運作再看怎麼發展。

起會。籌錢當作起會與跟會的互助模式,順利捧場就印刷,起會沒成功就採用數位出版,需求幾本印幾本,聊勝於無。

出發。共識、共鳴、共享、共振,集結起來都是集體創作的果實與花朵。
 
出書。作為紀念也行,傳播理念更好,所謂價值,必須先有人知道,而後給出肯定。
 
多媒體紀實互動劇場《你可以愛我嗎?》是台灣第一個以泛自閉症為主題的戲劇計畫,3/27及3/30在匯川藝術節公開首演,接下去能否有後續發展,一切可能要看籌募是否順利。如果我能彙整全體參與者的辛苦結晶編輯成紀念專輯,那這便是台灣第一本紀錄泛自閉症家屬生命故事與戲劇演出的專書。於是,我開始想什麼是我要的「亞」亞斯精神?孤獨專注、構思縝密、天馬行空、獨立作業、自由聯想、去框架雜音、我行我素、視角切換、多元敘事、圖像思考…;然後呢?劇場、畫面、音樂、文本、理想性、素人敘事…,但這些元素怎麼串接?以我的能力,我真的做得到嗎?意志堅毅的我想起達文西說過的話:你只要嘗試過飛,日後走路時也會仰望天空,因為那是你曾經到過,並渴望回去的地方。 ( Once you fly, you will walk with your eyes skyward, for there you have been, and there you will go again. )
 
《你可以愛我嗎?》工作坊的種子演員一共有25人,泛自閉症家屬佔13位,一般民眾有12位,這齣戲的戲劇內容有泛自閉症族群家屬的動人生命故事,也有一般民眾學員與之共振共舞的生命火花。所謂新紀實戲劇,強調的是專業演員當綠葉,讓平凡百姓當紅花在舞台上扮演自己,導演設定主題之後,培訓素人成為種子演員,一起創作劇本,演繹自己的生命故事。

這齣戲以「互動式劇場」來進行,現場的觀眾將可以與演出內容互動對話,這是互動劇場計畫的第一次實驗,3/27首演證明實驗十分成功,因為現場互動熱烈,觀眾大方舞動、讀劇、說故事,自在地穿梭全場,觀眾席與舞台的界限完全被打開了。

三位專業劇場演員詮釋學員故事的精彩表演也給這齣戲帶出了戲劇的旨趣,「補教業者」、「留職停薪」、「拒絕奔喪」、「沒有父母緣」、「我不是來騙健保局的錢」這些小段戲劇傳達了教育體制、夫妻家族關係、醫病關係的一個小取樣,但恰恰是我們社會的縮影,因為這些片段反射了我們每個人身為社會的一份子,在這個巨大框架下可能面臨的無助、無奈、衝突,但同時又充滿生命韌力和乘風破浪的勇氣。

劇場某種意境上也像是祭壇,那靜謐、靜穆、幽蕩是一種微妙的存在,偶然的巧遇有時如流星劃破夜空,有時瞬間勾起回憶的璀璨星座。
 
饒富靈韻結永緣。春風秋月倏忽間。
且說當下有情遊。亦待來日美夢圓。
 
試想,泛自閉症的家屬確實長期面對兩股莫大的壓力:孩子的障礙現實與社會的巨大排斥。試問,我們的環境提供了足夠的支持系統與友善態度嗎?
 
Different... Not Less. 自閉症科學家天寶‧葛蘭汀(Temple Grandin)被《時代週刊》評為2010年世界百大知名人物,她說:「泛自閉症者與眾不同,但絕不低人一等!」天寶呼籲世人要重視對那些行為古怪但非常聰明的孩子的栽培,以及致力於降低重度自閉症兒童的發生率。
 
天下父母者,透過劇場(或其他社會參與)或許能獲得陪伴家人和面對社會的身心靈能量。熱心助人者,透過戲劇(或其他社會參與)或許能了解泛自閉症族群,而成為散播友好的親善使者。多元族群共在共榮的美好社會離我們其實很遠。正是距離遙遠,所以更要走社會實踐路線去靠近這個世界。
 
一念一瞬間,永存千萬年。我私下暗自充當志工編這本專書是一個劇本外的意外,但我所承擔的工程不需要龐大的資金和冗長的作業程序,這反而是專書能完成的關鍵,「亞」亞斯精神之一的「去社會化」這時所指的是潛入水面下沈思行動,不在意水面上的眾聲喧嘩。

這本書的編輯作業已進入尾聲,下個月將以非賣品形式出版,她象徵的不是作品成果發表的喜悅;相反地,她是聖火傳遞的開始,從理念到傳播,需要使者接棒,需要贊助,需要再出發。
 
沒有玄奧的奇蹟,走過就會留下足跡,願這本紀念專輯的照片、文字能共鳴生命裡那所有冥冥之中以及擦肩而過的美麗與哀愁。
 
收工了!落幕了!散場了!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僅以學員角色來為這齣「火花四濺」的《你可以愛我嗎?》多媒體互動劇場獻上讚嘆與祝福:
 
星星之火可燎原。亂花漸欲迷人眼。
登高攬月望四海。流水濺濺盡是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