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拒絕奔喪與沒有父母緣

2008年是我的災難年。公公癌症去世,我兒子不回鄉下奔喪。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親人過世,但實際上,哥哥確診為憂鬱症與亞斯伯格症已經被我隱瞞了一年半,當他向我告白沒有親情感覺時,我的第一個難關是要接受這種很另類而傷感的「喪子之痛」,公公過世前,我正困在這個「喪子之痛」的憂鬱漩渦中。

Leo這年十七歲,他無法接受「喪禮形式主義」。我心裡想:「一切由我來幫你擋,活人、死人媽媽都不怕。」當我、老公、女兒回到鄉下老家一跪在靈堂前時,二姐、三姐與婆婆馬上造著禮俗出來哭啊!哭啊!哭著,哭著,他們三人都發現Leo沒回來,婆婆當下沒有逼問我,只是傷心地哭著說:「哥哥耐沒有回來給阿公拜?」
 
Leo是亞斯伯格再也瞞不住了!當天晚上我先告訴二姐、三姐實際情形;隔天早上,則是用「沒有父母緣」向婆婆解釋什麼是亞斯伯格。下面的文章是寫於2008年的兩篇網誌。

之一:六月六日斷腸記
 
公公六月六日過世,我對雲林老家及家族親人隱瞞Leo這兩年的狀況就馬上要露出破綻,因為我知道Leo必然拒絕奔喪。

當時Leo的父親問他要不要一同南下,他先回答好(他向來不敢對爸爸正面拒絕),而後說先外出吃點東西,接著爸爸很快就收到大約這樣的簡訊留言:不要逼我,別改變我對親情天生的冷漠,父系母系的血緣都一樣,我沒有一點失去親人的哀傷,只有對喪禮形式主義的極度反感…。
 
我跟先生帶著May、狗狗Mika趕回雲林老家,一路上我為Leo拒絕奔喪感到困擾,公公三月便住院,這其間Leo未曾出現,在更早的今年農曆年,Leo第一次沒跟我們回雲林老家過年。Leo去年六月才從台大醫院那證實是亞斯伯格,同時身陷重度憂鬱的煎熬中,亞斯的宣判讓Leo像是得到許多特赦一般,他對免役感到解除一種壓力,對親情天生的冷漠,他猶如得到了尚方寶劍,臍帶、血緣、親情都更徹底得切割。
 
面對婆婆還有龐大的親族,我有心理準備,這次籌辦公公的喪禮過程中,對於Leo的缺席,我可能需要面臨一次徹底的告白。
 
回到雲林的第一幕,果然是婆婆哭著說孫子為何沒一起回來送祖父?先生的兩位姊姊立即私下追問理由,我的哀傷被攪拌成一種撕裂的難堪,而後像是無處躲藏般落難到窘困的牆角,接著我落下眼淚,顫抖的聲調也因膽怯而顯得微弱,困難夾雜著混亂與停頓,好不容易才完成起頭的話語,緊接著又是一番哽咽…。
 
序曲是先對兩位姊姊的告白,接下去的大難題是婆婆那關,我必須用台語去解釋何謂亞斯伯格?婆婆不識字,但人很溫和,除了迷信了一點,其他各方面都是好說話的人,我猜得出來她必然不捨,一定會去廟裡問神,Leo小時候曾在暑假時單獨留在雲林住過,祖母不可能不心疼孫子的遭遇。
 
我在返家的隔天早上,找到一個空檔,單獨私下對婆婆說明真相,她一開始跟我一起哭了好一會,而後則漸漸回想Leo童年給他的印象,獨立、乖巧、不多話、獨來獨往、很少主動與人熱絡互動…。在她的詞彙裡,她認為Leo沒有父母緣,沒有手足緣,不認祖宗,這些遺憾她會問神明看看,她的心靈信仰我給予尊重,也答應配合需要下回帶一件Leo的衣服讓他問神用,我只是提醒她一次兩次就好。
 
公公的喪禮進行了半個多月,Leo用行動否決了直系至親的祖父這樣的血緣關連,身為母親的我看在眼裡,不是意外,而是無言。


之二:攙扶自己
 
亞斯伯格這個框框像心靈的瘟疫,公公六月過世,Leo拒絕為祖父奔喪,我向家族親人告解,同時撕裂了我隱瞞的傷痛。
 
我那如喪子之痛的翻攪大過失去一個公公,兩種死亡的形式不同,悲哀與茫然的心境有別,深層的、纖細的一團灰色的冷氣團,把我凍結在一股極致的憂傷中,愁緒像深秋濃霧,我的魂魄躺平在幽谷的底部,冷冷的像是公公要下葬的遺體。
 
公公癌末的最後一個月,選擇用禁食的方式結束人生,他悠悠走向死亡,當時我的心境莫名慌亂,我映射到自己與Leo的親情也像斷了氣一般,公公將死去,Leo曾說過想自殺,公公、Leo還有我自己,複雜的思緒化身為一群厲鬼追殺我,奔喪讓我情緒加倍憂鬱。
 
我為公公奔喪,當我放聲大哭那當下,我同時吐出了爆裂的喪子之哀。前世來生有什麼瓜葛與期盼?我的憂傷只是哀悼我的恐懼與脆弱,我是人,也叫母親!我既然沒有亦步亦趨去追逐母子緣分的夢,那分道揚鑣為何還是那麼痛?
 
放下!放下!尊重每個生命的抉擇!我尊重公公用禁食方式走向死亡,我尊重Leo沒有親情知覺的事實,我尊重當母親的我有權利心如刀割。然而,日出東海落西山,世界還是繼續推進,自憐之後終究下床了,自願起身攙扶自己,甘心走出幽室,一個人,一位母親,靠近死亡之後,我開始懷念飛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