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下下策變成上上籤


醫院的診斷書給了我想要的釋懷、企盼與裁奪,而我這般處心積慮的背後夾帶著一個用心良苦的計畫,這個「下下策之中的上上籤」是我難以細表的辛酸:第一關,柔性勸進兒子完成醫學鑑定;第二步,希望醫院診斷順利過關;下一階段,藉身心障礙生資格,借道身心障礙生特考;最後一關,但願榜上有名,能誘拐他進大學。
 
兒子升大學之路在高二經憂鬱症一攪和,幾乎變成死局,差一點被自殺念頭逼入絕境,誰能料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身心障礙手冊,竟會是我這個母親最不忍又最想對號入座的護身符,這張診斷書在我眼裡是解救兒子走出憂鬱的探照燈。我堅信將他護送進入校園,在人群中學習獨立自主,這才是抵禦亞斯伯格與憂鬱症的終極良藥。
 
在兒子深陷憂鬱並宣示放棄大學指考那段幽藍的日子裡,氣若遊絲的茫然感就像是散不去的濃霧,我也一度自囿在陪葬的黑森林裡。在無計可施的困窘和躊躕中,我想,身心障礙必然是一個負面標籤,然而,我敢,乘著母性的勇氣與良知,逆風而行。我的「下下策之中的上上籤」確實是一盤險棋,拆穿了只有八個字:臨深履薄,戒慎恐懼。
 
台大醫院兒心科的初診只有五個名額,我同理悲憫自己兒子的僵固直拗,決心非得要掛到第一號不可,經由打聽我得知凌晨一點左右,不分科別的整個台大醫院搶初診名額的人龍隊伍會開始集結。當天凌晨12點50分,我抵達醫院大門排隊處,確認搶到頭香之後,便忽忽悠悠地等著天亮。
 
這一次意義非凡的天亮,使我順利而悲慟地從醫院取得診斷書,借助輕度自閉症這個條件,鑽過身心特考這道小窗,辛酸而如願地把兒子護送進入大學(當年這場特考自閉症身障生第一類組,全台北市的大學科系只有某私立大學一個名額,我兒子就這麼幸運地考上),經過再次奮戰,他一償宿願地轉系,接棒獨立演出翻盤劇碼,專注課業加上投身社團,他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自信。
 
下下策是逆境時的無奈,上上籤是逆轉勝的大意外。下墜、打底、翻盤,人生因苦難而加倍精彩。

我回眸這次的際遇,這是他生命逆轉勝的奇蹟。慘綠少年遭逢憂鬱,先是高中校方加上母親聯手下場搶救,之後我退回觀眾席,不再插手干預,完全尊重亞斯兒子的特質,而他如我所料,果然獨立而傲拗地接手自己的劇本,並且不斷迸出令人驚訝的超越,例如一個人跟詐騙集團的人頭打官司(竟然是亞斯勝出)、到育幼院幫小朋友作課輔(以前有醫生說他是反社會人格)、當了古典音樂社團幹部(誰說亞斯只是數理方面的資優)、進了教授主持的國科會專案實驗室當成員(這是他想走推甄路線進研究所的準備之一)等等。

他上課時,嚴謹專注,但腦袋卻是天馬行空;回到家,跟多數宅男一樣玩線上遊戲,在臉書上觀察當代群眾現象;他獨來獨往,我跟女兒都當他是一個安靜的房客。最近,我們依舊是「各自解散」的狀態,我,「暗自」參加了亞斯戲劇計畫;與此同時,他,「私下」做了很不可思議的挑戰—參加了政治系主辦的影像敘事工作坊,我的DV正式讓渡給他,因為他跟工作坊學員要拍實習紀錄片。我家這個沒有父母緣的大亞斯,在幾個不同系的教授眼裡,完全肯定了他亞斯特質的許多不同凡響。
 
這學期讀老子哲學時,我恍然大悟,茅塞頓開,原來經歷這段回家的路之後,我所實踐的放下「心的期待」與「身的臍帶」,正可以在老子《道德經第十章》中找到共鳴,那就是:「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意思是為人父母者對待子女,不將其佔為己有,不誇稱功勞,不發令宰制。言簡意賅地說,我這樣的媽媽正是老子點頭稱善的玄德之道,感恩這一條回家的路讓我中年悟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