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斯媽媽讀書會的聲響

話說今年4月妙哉妙災的「老鼠教我彈鋼琴故事」發生後,我便一直感應到這不只是一個偶發的單純事件,故事可能還有續集。果不其然,家裡這架鋼琴從廢墟的悲慘命運,如今翻轉成我的心靈伴侶。雖說五十歲的獨行俠自學鋼琴有自得其樂之趣,但也常常陷落在自我迷惘之境。我的心裡底層經常跳出一堆美麗的游標,意思約略是循著妙哉妙災的提點路徑繼續走(順著冥冥之中+不期而遇+找人壯膽…),游標再點進去放大一探究竟,逐漸地讀書會的念頭浮現了。
 
召喚舊雨,也引來新知,只花一天的時間,讀書會便成局了,夥伴清一色是ASD族群的媽媽,外加一位隨團的親善使者「小池塘」。為了方便記憶以及好玩,我暱稱成員們為:「乘以五」、「吃素的天鵝」、「啞鈴」、「下雪時分」、「考零分但我會」、「方形的鏡子」、「碧血別針」、「自稱是櫻花」。
 
緣分的趨力會帶這群亞斯媽媽去哪裡旅行?我當然不知道,也不遐想,但是我確定「三有三沒有」的走向。三沒有:沒導航、沒路線、沒雜念;三有:有冒險精神、有靈光乍現、有會心微笑。大抵上,我的心意回應我說,多了幾雙心靈的翅膀一起飛、輪流飛、偶而棲息、允許脫隊,這種人際關係與人生意境也是「天涯伴我行」。
 
「吃素的天鵝」是我邀請的第一個對象,她昨天分享了某天被我臨時威脅,躲在棉被裡錄音的趣事。她錄《愛是一座燈塔》這首散文詩的朗讀檔時,我急著要mp3檔剪輯,而她家外頭正好有修理玻璃之類的廣播聲干擾,「吃素的天鵝」只好帶著手機、手電筒跟文字稿躲到棉被裡錄音(想像這畫面真是既滑稽又瘋狂)。這段插曲發生在今年四月之前,老鼠還沒蒞臨我家教我彈鋼琴,我也還不會使用剪輯軟體,那時只是一時興起,就急忙找人協助完成第一版的《愛是一座燈塔》影音檔送給自己留念,正是這樣的過程與刺激,推動我火速上網買軟體、看線上教學,第二版的《愛是一座燈塔》影音檔於是換成我自己剪輯。沒想到昨天的讀書會成了我小小的「公播發表會」。
 
我喜歡「吃素的天鵝」的聲音質感,她對讀書會下了一個很到位的註腳,概括的大意是說每個人各自分散時,獨自面臨低潮、無助時很像電腦被拔掉網路線,讀書會的連結感就好比接上那條網路線。
 
以亞斯媽媽身份寫《愛是一座燈塔》這首散文詩po上網路這個平台的故事說來話長,部落格是個虛擬的網路祭壇,po文對我來說,猶如點香、燒冥紙、親吻十字架、聽聖歌…。回顧2008年開版之後,旅程中默默產出了許多讀者與我之間的小故事,我雖然習慣低調,但也知道有些網友閱讀後同樣發生了「祭壇效應」,有人與我的文字共振共泣,這種美感也鼓勵了我繼續走心靈寫作路線,包括我的實體書《亞亞斯的天空》也陸續提供借閱給想讀的人。昨晚初識「下雪時分」,她現身分享讀我部落格的心情故事時,我當下很淡定,因為我想起自己寫過「疼愛之痛+疼痛之愛=生命的盈滿」。
 
「下雪時分」提到自己正處在低潮的泥濘裡。我本人、「考零分但我會」和「方形的鏡子」都有很深刻的憂鬱低潮經驗,膠著、黏稠、晦暗、孤絕…。人生像一把擾人的劍,有時候拔劍四顧心茫茫。在論劍比武的擂臺上,我經常遇見兩個宿敵:鋒芒銳利的勇敢,以及隱形低調的脆弱。面對生命困頓的攻防,會有疤痕創傷,但我相信時間沈澱之後,一切旅程的所失所憾可以換得無價的心靈勳章。
 
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有一段話:「你這個孤獨者所走的是追求自我的路!而此路你會遇見自己和七個魔鬼(異教徒、巫師、卜者、瘋子、懷疑者、褻瀆者以及歹徒)!…將你的愛和創造力都帶到你的孤獨中去吧!公道自會慢吞吞地跟在你的後面。」生命裡有很多難題都觸及深層的終極道德與良心,我認為這是無條件而善的「善良意志」,正是這良心底層的公道使得我意志更強韌,內心的糾結趨向平緩,而面對外在的閒言閒語也多了一道氣密窗隔音。我們每個人都受到壓迫,人性的黑暗面一直都在,衝突或鬥爭出現時各有其複雜脈絡與故事背後的層層源由。「公道自會慢吞吞地跟在你的後面」是說時間會教懂我什麼是受益的智慧以及如何將好的思維應用在生活中。
 
「下雪時分」昨天帶了兒子來,我感覺有一股淺淺的緣分之類的東西在流動,但說不上來是什麼回憶的交疊或扣連,直到今天心底才A Ha!一聲:她昨晚說自己的孩子氣質像Leo,我一眼望上去,覺得這位媽媽確實真的很用心讀我的文章,昨晚我曾瞥見孩子抱著我家裡的狗狗Mika,循著Mika的線索,今天我找到了昨晚所謂的流動是何物也? Leo今年大四了,極少與家人互動,但10歲時的Leo曾經養過一隻流浪狗安安(後來走失),那年某一天,我拿起相機在家裡幫他們拍過一張很棒的照片,當時Leo也幫我拍過一張照片。隔年之後,Leo不再願意照相。養Mika是2007年寵物治療所牽的緣分線,Mika現在主要是跟著我跟我女兒,昨晚「下雪時分」的兒子抱著Mika的畫面讓我把腦海回憶與當下實境合成為超越時空的靈性剪接,這是讀書會送給我一個時光回溯的美感與驚喜。
 
讀書會背後的背後的背後,有好多微妙的情感流動,很多是我莫以言喻的,許多我感應的美麗在本質上就超出了語言的範疇。例如:
1. 昨天我鼓起勇氣拍下我彈鋼琴的錄影,結果出奇地盡興、開心與順利。
2. 讀書會的參與率達到百分之百(九通電話邀約九個人都首肯)。
3. 讀書會邀約成功當天,幾個月不見的老鼠又來我家了(這回是路過鋼琴而非駐紮在鋼琴內)。
4.「考零分但我會」答應協助我學會彈電影《永遠的一天》主題曲。
5.更妙的是暑假我收到Leo 大三下的成績單有一科他拿了100分,那一科竟然是「音樂概論」。
 
我相信琴聲、歌聲一直活在人們的精神生活裡,比如:
鋼琴與廢墟的比擬將我自己推進「鋼琴甦醒人沈睡」的哲學思辯與心靈對話,如今我幾乎每天彈琴,因為我要告別沈睡,時間真的很寶貴,而生命更是無常與有限。
「乘以五」說她家裡的鋼琴是「像極了鋼琴的家具」,這話的語境不只是自我解嘲式的幽默,「幽」和「默」說的是琴的待遇也是人的態度。據說她為了聚會特地練了琴,孩子還好奇地問她:「媽媽你是不是壓力很大?」
「考零分但我會」為此讀書會特地拍下了她與她家鋼琴的照片。
「方形的鏡子」求她女兒幫她惡補彈鋼琴,與此同時,她也回憶起過世的父親退休後曾獨自學琴自娛的往事。
「啞鈴」說她不敢跟別人說她小時候學過三年鋼琴,而我小時候卻是遺憾自己家裡窮困到極點,非常羨慕別人學鋼琴。我猜測這應該都算是輕微的童年創傷症候群,原來學琴的小孩練琴的過程很苦,羨慕他們的小孩心頭的滋味也很苦。
「小池塘」昨天獻上一段現場Live show。
「吃素的天鵝」聽完Live show立即回應了一段小短文。
 

昨晚讀書會最精彩的部分還有「最想分享的一首歌」這份行前作業。如果讓我投票選歌練唱,我會投給「考零分但我會」選的《My Valentine》,她把歌詞、影片檔還有吉他合弦譜都mail給我,加上Paul McCartney夠老的歌聲 , Natalie Portman混搭Johnny Depp的氣質與磁場,還有手語的語言格律融入黑白片的MV手法,昨晚現場一播果然很轟動,我則直接跳躍到想學會自彈自唱《My Valentine》以及學歌中的部份手語。
 
「啞鈴」選《火柴天堂》很有故事畫面,她說在KTV包廂裡唱這首「自選曲」她還會入戲地演一直問有誰來買我的火柴那位「賣火柴的女孩」,可以同理這位亞斯媽媽當下應該到達了意境、情境、心境三位一體的忘我世界。再則,「啞鈴」昨天提議讀書會可以嘗試在戶外舉行,她有很棒的私房地點(在宜蘭),這提議大家都很期待,我也開始幻想租一台九人座休旅車,告別台北都會叢林…。
 
另外,「自稱是櫻花」和「乘以五」兩位媽媽不約而同地選同一首歌《隱形的翅膀》。「下雪時分」則分享茫然釋然之間的《甘願》。「方形的鏡子」挑的歌是台語的《花若離枝》並且與大家互勉在抒發傷感之餘更要善加珍惜緣分。
我一併節錄上述歌曲幾句歌詞並附上youtube連結。
 
 
What if it rained?
We didn't care
She said that someday soon the sun was gonna shine
And she was right
This love of mine
My Valentine
《My Valentine》
 
 
有誰來買我的火柴
有誰將一根根希望全部點燃
有誰來買我的孤單
有誰來實現我想家的呼喚
每次點燃火柴微微光芒
看到希望看到夢想
看見天上的媽媽說話
她說你要勇敢你要堅強
不要害怕不要慌張
讓你從此不必再流浪
《火柴天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rl3LkRUWD8


恨你不知阮心意 為著新櫻等春天
不願青春空枉費 白白屈守變枯枝
紅花無香味 香花亦無紅豔時 一肩擔雞雙頭啼
望你知影阮心意 願將魂魄交給你
世間冷暖情為貴 寒冬亦會變春天
《花若離枝》
 
 
每一次 都在 徘徊孤單中堅強
每一次 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 飛過絕望
《隱形的翅膀》
 
 
是甘願 所以能美滿
不甘願 才會說傷感
我愛你 心就特別軟
平淡也浪漫 無語也溫暖
《甘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