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亞斯版的肉包子打狗

俗諺「肉包子打狗」一般的詮釋是指有去無回,為了合理化這種情非得以的危機處理,社會文化便約定俗成地建議我們「斷」念、「死」心、「吃」虧。現在我有了新的理解與感觸。
前提條件:必須是肉包子滿坑滿谷,打狗儀式已正式下檔,以及陰影心結逐漸淡出;
時間軸點:跟隨在故事尾端的尾端,在不經意的某年某月某一天;
意外之財:吞下肚的虧欠和虧損兌換成一筆心靈存款,此時胸襟更坦蕩,此刻界線更分明;
驀然之感:人生並不是一場賠本的生意,心靈所得也是一種財富。

我為什麼曾經是一個丟包子的愛好者?是癖好成癮?或是催眠成立?是懼怕狗?還是相反地我非常需要有狗來捧場,來襯托我是個優質好人、好媽媽、好女人、好上司…,再更犀利地追問,我最怕誰?標準答案是I, Me, Self, myself。我。自己。本身。是的,我心軟是包子的表層,那內餡其實是貪婪攪和著懦弱;沒錯,我死愛面子,以及在意別人高度評價我的虛榮分數。

「肉包子打狗」這俗諺與我對話很多年,左右思量,前後推敲,我總覺得語境背後藏有妙意哲思,但就是卡在後設的詮釋,這題非常值得思想的思想題於是經常被我隨性懸置著,最近不刻意解題反而自動解鎖般跳出全新的頓悟。

當我啟動反思與進行自省之後,發覺自己的肉包子的確累積到壯觀的程度,同時歲月沈澱的堆肥湊巧灌溉在精準的時刻上,而且我的心靈正好進入非常清澈的狀態。繼之,我越加清晰地承認「肉包子打狗」原來是有助於我的洗禮,丟包子的儀式最終可以轉換方向思考,我所堆積的包子足以用來探測自己(包括脆弱、自傲、貪心、逃避…),當我突破自己的障礙時,我終於停損了,示弱了,不爭執了,甘心割地賠款,也進入了孤獨沈默之旅。現在回眸,換算之後的正向所得是更自由的自由,是虛心之內的虛心。禍福得失不是一道計算題,而是一種思考方式。換句話說,身在江湖是侷限,相忘於江湖是境界。

這全新的思考方式使我發現了感恩的換算法。過去外人或自己指責的那一大串「肉包子」清單包括:賣命工作、私房錢充公、愛與被愛不對等、親情斷了線、預支健康、背感情債、還金錢債…,現在重新詮釋之後,我得出了自己敢跳上心靈號列車,如今坐在舒適安心的頭等艙裡,不得不感謝「肉包子」潛藏的效應,沒有足夠的「肉包子」檔案紀錄,我絕對不敢兌換這張車票。

每一則肉包子打狗的故事在當下都有情節脈絡。年輕時我養家還債多年,導致無法為自己存錢出國讀書,但也換來了結婚後我始終對娘家無愧於心,至於中年重返校園讀研究所,這意外之喜是我精神存款的大進帳;我曾過勞加班引發了好幾場大病,最終我發現好勝好強才是病灶根源,疾病的隱喻教我戒掉了好勝心這個毒癮;私房錢挪作公用(支援老公的財務赤字)這是終極良心的問題,我若要無私真切地相信人性,那患難與共正是人品的臨場考驗,至於論及量力而為,那是在盡力之後,慢慢才進階地學會到此為止的界線原則;親情斷了線這是難逆轉的事,但Leo生命課的精彩與危險,也直接型塑了我這個亞斯媽媽的獨特性。肉包子經驗教我不爭當下的公道,那無私欲的真正公道終有一天會存入我的心靈帳戶。

幫助我解鎖的關鍵其實是人年紀到了,加上心靜與心淨有助於深度閱讀和思考。哲學大師巴斯卡( Blaise Pascal )說得好:The heart has its reasons, which reason does not know. We feel it in a thousand things. 我很肯定有某些reasons讓我在「情感本質不變論」與「精神朝向超越」這兩條互相衝突的狹路上找到和解方案,以致於我果敢地退出職場舞台,接著潛行到「心靈農場」去耕田種菜。

伊斯蘭世界的蘇菲派大詩人魯米(Rumi 1207-1273)有這麼一段名言:Take someone who doesn't keep score, who's not looking to be richer, or afraid of losing, who has not the slightest interest even in his own personality: He's free. 得到自由的方法論並不難,困難的關鍵在於我們用世俗量表評價自己這個習慣太難移除,活在他人目光下的自我,與其說折衷了對自由的重視,不如說是極度恐懼被外人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也就是說me的加壓大於I的純粹運作。

概言之,放下用世俗量表評價自己的習慣,不答辯「肉包子」履歷的一切所以然,我,自由極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