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永遠的一天》與第十八洞洞口

艾蓮妮.卡蘭德若(Eleni Karaindrou)正是《永遠的一天》的電影配樂大師,這真是妙趣薈萃成意義的一刻。2012年9月28日下午1點57分,我按下一個enter鍵,之後下一秒鐘,網路書店資料庫裡的《必要的靜默:世界電影音樂創作談》這本書的庫存量,立即顯示為「已搶購一空目前無法購買」。我竟然湊巧又神準地趕在庫存只剩一本時完成交易,但更迷人的事情是那瞬間的背後,我的生命史又產出了一則動人的小故事。

我心裡再重播一次《永遠的一天》的那段經典對話。
問(男主角,活著的現今):「明天究竟能持續多久?」
答(女主角,過世的以往):「Tomorrow will last eternity and a day !」

明天會是比永遠再多一天。回答得好。但,為何是逝去的靈魂來解題呢?明朝詩人有言:「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等待與蹉跎或許只有一線之隔,也可能永遠遙遙相望。在「老鼠教我彈鋼琴」這趟傳奇的心靈旅程裡,我細覽自學鋼琴五個多月所象徵的意志力、一份Annie(亞斯媽媽鋼琴讀書會成員)幫我「翻譯」過的樂譜、許多部落格文章的回應聲響、幾段Youtube教學影音檔、研究所教授再次給我超高分的成績、依舊無需言談的我與Leo這對亞斯母子的神遊記…,龐大的他者群與我各自靜默,過客們的情感意識自行流動,現在我停歇下來回神坐望,那「老鼠教我彈鋼琴」的續集已神秘地添加了碩大的精神性創作。

我就讀輔大心理研究所,但完全沒有考心理師執照的意圖,也因此讀書的取向範圍更加海闊天空,消化浩如煙海的學術知識不是我的目的,但若改用生命經驗去引類學問、譬喻知識卻常有莞爾之趣與共鳴之妙。研究所的期末作業向來是我深度沈思、高度靜默後的內在大爆炸與大和解,每當完成一次作業書寫,我就會虛心檢視自己的誠意與程度,以及對「生命學習」、「學習生命」實踐了多少?又收穫了什麼?以一位將近五十歲高齡的學生而言,能夠接連在多位教授的課程中拿到高分的成績,我內心的感覺相當複雜,其中唏噓的大感懷遠遠超過雀躍的小驚喜。唏噓的統稱不代表絕對的負面,簡約的意思是我志不在江湖,江湖的表象意義如過往雲煙,無需刻意掛念或者強加憑弔;相對的,得到好成績的欣喜心理也是短暫的、淡淡然的小事一樁。

不過淡淡然的小事也會暗藏著值得反芻的啟示。上學期的期末作業我用局部的篇幅寫臨老學鋼琴的意外之旅,這件事不是像考申論題可以用生活經驗去取分,而是我要揭露那恐怖又陌生的自我探測。回想當時意志力撐起了我學會三首Erik Satie的樂曲那已經算是奇蹟,跟隨奇蹟之後而來的,必然是熱力消減的大瓶頸,面臨這樣的退潮心理關卡,我提醒自己不要操切行事,要放慢步伐去賞心聞樂,用靜謐的敬意去聽內心的聲音,於是我隨性彈一些片片斷斷的練習曲當作小菜來擺渡這段心理調整期。六月底寫作業時,我跟著心思引導重新看一次希臘電影《永遠的一天》,片中的主題曲 "By the Sea"悠悠然地端上桌面,我發現致意的渴望也發願學這道主菜,以致於在期末作業公告了這道自我考驗的「難題」。

這「難題」起先像蜀道一樣難,我飛不上青天是因為搜尋不到"By the Sea"的鋼琴教學影片,好不容易找到五線譜,但這等同於無字天書。我真是自找苦吃!但與此同時,我在Youtube上看到艾蓮妮.卡蘭德若在音樂會現場的演奏影片,下墜的意志力又被扶了起來。

艾蓮妮.卡蘭德若說過:「音樂是內在的、本能的一種召喚。」

「分解五線譜吧!」我的內心不斷下這樣的指導語,好像正是一種執意的、深情的召喚。

Eleni Karaindrou 的 "By the Sea" 不比 Erik Satie的"Gnossiennes" 或 "Gymnopèdies",對我而言,這曲子的拍子太快了、左手和弦不容易跟上右手指法、還有黑鍵比例太多了,總之,我試著學看五線譜,但是就在右手指法有點眉目之後,又立即被低音部的和弦給打敗。

「投降吧!暫時擱著吧!至少與五線譜奮戰一回合後,已經能單手彈前幾個小節的主旋律了。」我打從心裡為自己鼓鼓掌。

自己鼓鼓掌當然只是自我安慰,還是找人壯膽比較實際。到了九月初,我集結了亞斯媽媽鋼琴讀書會,救援的人馬呼之欲出。Annie義不容辭地幫我「翻譯 」"By the Sea" 的琴譜,我請她標記C, D, E, F, G, A, B。結果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五個黑鍵我一向只強記升半音,我的意思是例如:#A=bB,但我若手寫筆記,我只習慣標註#A來導引自己按白鍵A右上方(升半音)的黑鍵,而不是用bB來對位白鍵B左上方(降半音)的黑鍵,我事先沒有提醒這一點,結果湊巧Annie照正規翻譯的標註全部是用降半音的bD, bE, bG, bC,bA, bB(而不是我記憶法裡的#C, #D, #F, #G,#A)。


唉!人生就是人生,曲曲折折,迂迂迴迴,誰能妄想一桿進洞呢!我默認Annie「翻譯 」過的琴譜是我必經的挫折,我明白即便重新「轉譯」一次,自己離標準桿還有很懸殊的程度落後的問題。

「天意如此就順天意吧!」我的內心OS又來了。

不過好像有另一個更強烈的召喚(calling)響起,下意識指示我再去Google一次,結果真是無巧不成書,這回Youtube上竟然有人po教學檔了。最終,我下載該檔案,再用聰明的腦袋想出克服笨拙雙手的妙招-利用影音剪輯軟體另存一個「慢動作分解版」的檔案。這下子再次峰迴路轉了,又是Youtube救起落難受挫的我。我向來相信現實世界的各種向度裡還是保有精神、意志、靈性、形而上這類不朽的方向性指標,就算人生再怎麼短暫,個人再如何渺小,舉臨老學鋼琴這個插曲為例,以質性價值的天平衡量,我會將之視為精神上的投靠、心靈上的進帳。

上學期的期末報告完成於六月底,九月開學後,我為了打聽選課的細節,特地撥了電話給研究所的同學冬冬,電話中她跟我分享一段喜悅與感傷,原來教授這學期開一堂博班必修的課,結果只收到三個碩班上修的學生(冬冬是其一),第一週老師有感而發地說上學期有七個學生沒交期末報告,而收到的十七八篇報告中勉強只有四篇他看得上眼,並且透露了分數在八十七分以上的人就是他所指的學生。冬冬說她自己拿了八十七分,她心想另外三個人之中一定有我。

我在電話中回答冬冬:「嗯!妳猜對了。老師給我八十九分。」

繼之,我在心裡忽然默唸了一句應答語:「老師,經過心靈的長途跋涉,我終於抵達"By the Sea"的第十八洞洞口附近。」

 我無法也無意詮釋《必要的靜默:世界電影音樂創作談》這本書為何在我學會彈奏"By the Sea"的那一天出現在我眼前,我招認Leo骨子裡的文藝資質是令我慕煞的,那資賦也裹藏著我熟悉過且蹉跎了的唏噓感。總之,網路訂購的書從香港飄洋過海最後落腳在我的書桌上,我翻開「希臘尋根詩人:艾蓮妮.卡蘭德若The Greek Odyssey in Search of the Root:Eleni Karaindrou」這個章節,在第57頁,有段優美的文字映照了我此時的心緒,即是那唏噓又溫婉的感懷:

Music drifted in the wind, someone touched colours and rhythms, remembrance and dreams, nostalgia and whispers of the soul, and merged them into a journey, towards tomorrow, towards ligh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