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亞亞斯的星空
關於部落格
兒子為星星家族之亞斯(AS),我有許多特質自認像亞斯的亞型,也略懂亞斯,故自稱亞亞斯(as AS)。臉書上則叫李亞斯。

  • 6928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亞斯母親寫給自己的一封信

這一個巴掌是提點妳別躲藏逃避。醉夢人生的小魔法是無法對付現實人生這個殘酷的怪獸,面對人生的必要前提是人得活下去,並且是清醒的活著。妳曾經沈淪到麻木不仁,動過輕生之念,見識過憂鬱的黑森林,一度迷戀著喪袍加身的哀怨…如今以五十歲的智慧是能夠體察自己活著醒著真是一種恩澤,這一個巴掌是衷心的自我叮嚀。
 
接著,妳要在心裡發出噓聲,讓自己感到難堪,而後去反思自己忘形的根源,是得意過頭?還是失落感無限上綱?難堪是一種很透徹的真實,在噓聲之後,妳會走向閉關自守,透過安靜的自我煎熬,妳才能真的卸下優越和自卑的層層防衛,而後跟自己的良知深談甚至認錯。福禍相間的人生才是真實的人生,噓聲也有雙面性,而且別忘了自己的噓聲尤其真誠。
 
第三點是鞠躬,這是妳很睿智的選擇。彎下腰鞠個躬,因為妳無法真正背對著人群;然而,妳也要經常透透氣排掉壓力的逼迫感,原因是憋成內傷拆穿了就是自虐,透過鞠躬的片刻妳順道可以深呼吸、閉目告解,或者偷偷拭淚。
 
當妳中年之後終於學會彎下腰面對困頓,那身段和勇氣,讓人聯想到法國哲學家巴斯卡所說的「會思考的蘆葦」。因為靜思苦想,妳的脆弱被揭發再揭發,但脆弱在無處藏身的之前和之後,妳這根蘆葦始終是既中空又弱勢,妳之所以模擬蘆葦的鞠躬姿態,關鍵在於態度,從承認到放下而後改變,這要歸功於思考的力量。
 
回看妳這個亞斯伯格母親,悲劇型的捍衛者角色,懷揣著頑固執著的烈士情懷,像孤軍般的看著大社會的龐雜對立著妳小個人的孤絕,無援、無緣、無解、無垠…傾洩而下,「亞斯伯格」這個冰冷的醫學名詞根本不能同理妳的心理陣痛,那無可名狀的陰性之痛,那沒有影子的母性之光。而妳,並沒有真正的十字架。
 
謙卑的恐懼無法寫在臉上,特別是當妳極度想遮去別人射向妳的眼光;巨大的屈辱是哭不出來的,就好比百口莫辯不能化解外人那流言蜚語的殺傷力。終於,妳接納了鞠躬這個省力的姿勢,因為妳專注於鞠躬,於是可以閉上眼睛,塞上耳塞,沒有作弊地淡化外界的眼光以及噪音。
 
靜默。靜默。靜默。一切的一切諱莫如深。其淨,帶有敬畏的意境;其靜,宛如攬鏡時的驀然。亞斯伯格的母子緣分線沒有對白,他獨來獨往,妳踽踽獨行,言語牽引你們到了靜默的國度,靜默使得話語進階到形而上的無邊無界,愛的哲學變成隱微而極致的意象,愛不必然要兌現為一種具體的表態,母親的心動跟心痛黏成靜默的文法,一套冷僻又艱深的密碼結構,若非亞斯伯格這個命題的刺激,妳也不會在中年後重返文史哲的花園,比如重讀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
 
《查拉圖斯特拉》一書中寫到:「人類之所以偉大,正在於他是一座橋樑而非目的;人類之所以可愛,正在於他是一個跨越的過程與完成。…我鍾愛那珍惜自己道德的人,因為道德是自我完成的意志與一支憧憬的箭。…我鍾愛那受創時依舊能夠保持其深邃的靈魂,而些微小事亦可使他為之赴湯蹈火的人,如是,他會欣然地跨過那座橋。」尼采這段話所指的終極道德是不帶意圖性,超越的前提是必須先通過險境(臨深履薄與戒慎恐懼的闖關),超越的過程無法擺脫危險無影隨行。雖說尼采所言甚是,但大師隨後對著群眾(失聰一般的芸芸眾生)立即陷入沈默並且補上一段內心獨白:「大家都在笑,沒有一個瞭解我。我的口舌與他們的耳朵並不投契。」
 
尼采說:「你這個孤獨者所走的是追求自我的路!而此路你會遇見自己和七個魔鬼(異教徒、巫師、卜者、瘋子、懷疑者、褻瀆者以及歹徒)!…將你的愛和創造力都帶到你的孤獨中去吧!公道自會慢吞吞地跟在你的後面。」
 
亞斯伯格給妳這個母親的難題觸及了一種終極價值觀,請妳細細思量康德說的無條件而善的「善良意志」和尼采所提到的「公道」,公道之善綜合了思維的尺度和心靈的向度,這使得妳的意志更強韌,內心的糾結趨向有了對策-靜默,靜默,再靜默。心虛跟虛心都是妳的本意,這本意只有妳可以感受何謂虛懷若谷的公道之善,正是亞斯伯格這道人生難題將妳一步步護送到深層的平和。沒錯,是帶著孤獨形式的平和。
 
親愛的自己,這封信是默唸式的書寫,妳與妳的兒子沒有交流是事實,反觀之,你們之間也不存在著衝突或者怨懟,這是一種中和的超越的感情模式。簡言之,五十歲了,妳可以輕撫著良心而後傾聽到兩種心跳的聲響,其中一個回答如下:「無抑、無揚、無聲、無息」,而另一個獨白則說道:「無怨、無悔、無求、無害」。
 
 
亞亞斯寫於2013年12月13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